湮没在历史洪流中的画家——卓启俊

中文图书网2018-01-30 18:41:12

卓启俊(1917~1970),生于江苏睢宁县,自称集美斋主人。1954年后定居山东济南,在山东省文联工作,成为新中国成立后山东省文联第一个国画专业的画家。1970年5月19日,他悲剧性地离开人世,而有关他的经历,有关他的艺术也被历史的洪流所湮没,只留下一些少得可怜的零星片段,供人们去猜想、去怀念,而若要作为研究之用却是远远不够的。因此,虽然有很多人都想写他的文章,包括我的好友——我国著名艺术评论家张新建先生,为了写卓启俊的文章他还曾让我帮忙找寻相关资料,但是最终都因资料极其稀少而不得不放弃,以至于卓启俊先生到现在都没有一篇完整的评介文章出现。这几年也有相关部门跟我约他的稿子,同样因为这个原因久久无法动笔。好在近两年我终于搜集到了一些宝贵的信息和资料,可以将卓启俊一段尘封已久的过往揭秘给大家,让大家对这位才华横溢而又充满悲剧的画家多一分了解。


      对于卓启俊先生,目前有种说法是,他于抗战时期在位于重庆的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学习绘画,徐悲鸿先生是当时的校长兼系主任。据说,卓启俊毕业时,系里举办了一场毕业生作品展,徐悲鸿也到场观看,当看到卓启俊的毕业作品——山水画《峨嵋烟云》时,觉得这幅画很不错,就把卓启俊叫到跟前,问他能不能在展览结束后把画赠送给他。卓启俊却很有些舍不得,说这是自己的得意之作,想自己保留。徐悲鸿也没有放弃,他说若不愿白送给他,那能不能出个价卖给他。卓启俊说:“学生的作品卖给先生让人笑话。先生若是真的喜欢我的画,就拿您的画换我的。”谁不知道徐悲鸿是当时驰名中外的大画家,让先生拿画换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学生的画可能吗?好在卓启俊也只是说说而已,并不当真。可没想到,徐悲鸿却当真了,并最终拿了自己画的两幅作品亲自送到卓启俊手中,换了这幅《峨嵋烟云》。此事一时传为奇谈佳话,而卓启俊也自此声名鹊起。

不过,对于卓启俊是否真的是徐悲鸿的学生?一直以来都没有一个很有力的证据可以证明。虽然有人说徐悲鸿后来在《上海大公报》上发表文章宣称卓启俊是他的得意门生,但是目前也并没有人能够提供刊载这篇文章的的报纸。因而,徐悲鸿和卓启俊的师生关系仍无法得到证实。

由于我喜欢收藏,而且特别喜欢收藏一些民国及现代美术史料,因此,在收藏中我也格外留意,看能不能发现有关卓启俊过往的蛛丝马迹。在2011年的某一天,我偶然收藏了三张国立中央大学学期成绩单,泛黄的纸张有着岁月的痕迹,好在字迹清晰可辨。仔细研究后,我惊喜地发现其中一张科目为“名作临摹”的成绩单上赫然写着“卓启俊”三字,而右下角的“担任教员签名盖章处”则署着“徐悲鸿代”四字,旁边还有一朱红小印,正是徐悲鸿的印章。我的心情刹那间激动起来——徐悲鸿果真是卓启俊的授业老师!而那个以画易画的故事,相信也是真实发生过的。

这张编号为“453”的“名作临摹”成绩单上共有8个学生的名字及分数,其中注册学号为“师652”的学生正是卓启俊,他以82分的成绩名列第二,位列第一的是孟光寿(生于1917年,于1942年改名为孟光涛,为著名山水画家,与宋吟可、王渔父并列为贵州第一代国画家),成绩比卓启俊要高出3分。我查阅相关资料后发现,孟光寿在1940年考入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受徐悲鸿、傅抱石、黄君璧的影响颇深。只是没想到,卓启俊与他竟然是同窗,而且二人同时师从于徐悲鸿等名家。

       作为徐悲鸿先生的得意门生,卓启俊该有着怎样的绘画天赋与功底?他又该给世人留下多少珍贵的艺术财富?而现实是,他的作品真迹极其稀少,甚至在美术文献中也很难找到他的画作,而他的照片更是无处可寻,尽管平时注意搜集他的资料,可到现在为止,我仍然没有找到他本人的一张生活照片。他的过去,不管是艺术还是生活,似乎都成为一个谜。他的艺术经历,随着老一辈人的离世而永远无从得知。为什么,这位才华横溢的画家会被历史洪流淹没?他究竟遭遇了什么?

这样一位被徐悲鸿赏识的弟子,其后半生却是难以想象的凄惨。一些老画家曾经跟我谈起过他的事情,那个时候,他还喜欢说说徐悲鸿和他换画的故事,也经常将徐悲鸿送给他的两幅画藏在袖子中,时不时地拿出来看看,并给大家看。不过,这两幅画后来不知所踪,据说应该是在安徽的某个地方。卓启俊的不幸始于文革,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很多知识分子、艺术家被打成右派,不能从事绘画与创作,再加上当时的政治环境,心情十分郁闷。更兼婚姻与生活拮据等问题,卓启俊的精神受到了重创,并最终发展成精神病。而卓启俊不仅有着画家的身份,因精神问题,他还有着让亲人难以控制的要命的行为,正是这种行为彻底断送了他的生命。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领袖的肖像十分常见,而他在看到领袖肖像时经常朝肖像吐痰,这在当时是多么要命的行为,卓启俊因此被抓起来,并最终被判为“现行反革命”罪,在济南枪决,一个画家的生命就此陨落于1970年5月19日,时年53岁。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结束。由于“现行反革命”的身份,他的画作被大量销毁,连美术资料中刊印的有关他的画作都被撕掉。如今,在我收藏的1962年由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由中国美术家协会山东分会编辑的《山东国画选》,第20页《黄山云海》、第40页《黑龙潭上风景》应为卓启俊先生的作品。在画册上,还能够发现一些撕毁和涂抹的痕迹。虽然在文革结束后,命运坎坷之极的卓启俊被平反,可是生命已逝,画作已毁,他的家人现在也寻觅不到,留给山东美术界的只剩下无尽的憾事。


    我在由上海美术出版社于1957年出版的《国画写生集》上见过一幅他的山水作品。从这幅山水写生作品中可以看出他的写实功底扎实,他把西方的绘画特点与中国画技法,巧妙地结合在一起。画作虽然是黑白印刷也能从中看到卓启俊先生高超的绘画水平;另外,在我收藏的1963年出版的《国画作品选》画册前言中有这样一段话:“……进一步提高我省国画创造水平,于1962年暑期,本会特邀北京、南京、上海一部分著名的山水、花卉画家,同我省山水、花卉画家一起共三十余人,会集于青岛,进行了近两个月的创造和研究活动……在活动期间,曾先后举办过两次展览观摩会……本会将两次展览会中的作品选了三十二幅,编辑成册,以供国画作者及爱好者观摩、欣赏和研究……”——中国美术家协会山东分会。这本画册的第30页《秋之晨》就是卓启俊的作品。这幅作品他以横幅构图,上半部留有大面积空白,对画中不同对象如天空、树和小河溪流等予以质感的表现。从整幅画来看,无论是对空间透视关系的处理,还是对自然的完整理解,用笔率意简练,用色大胆明快,都体现出他深厚的中西绘画功夫;在几年前去青岛时我又偶然见到他在1962年画的山水作品,从而发现其山水画作已到达了一个很成熟的艺术境界。这让我想起在1962年时,一个关于提高山东国画创作的研究会议正是在青岛举行,时间的契合,以及画作的出现地点,让我确认,他在当时是参加了这个会议。而关于这次会议的出席人员,当时还留有一张合影,不过照片中的老先生们现在都已经去世了,无从询问,无从考证,即使卓启俊真的在这张合影中,我们也无从得知哪位是其本人。


庆幸的是,其作品及美术资料经过时代的破坏和岁月的更迭依旧能残存一二,而我们也得以从中了解画家的艺术面貌及风格。从这些作品中可以看出,卓启俊是以山水画见长的。他以西画入手研习国画,走出一条中西合璧的绘画道路。而在那个以传统国画为主流的年代,要走出这样一条中西画皆长的路,是何等的不易。遗憾的是,他的艺术之路永远戛然而止在那个惨烈的夏天,而我甚至没有见过他创作的西洋画。

假如,他的人生没有这段悲惨的经历;或者假如,他逃过时代的残害,那么,他将会画出多少更美、更好的作品,他会取得多么大的艺术成就,而他又将对山东甚至中国的美术事业做出多大的贡献?这甚至是可以想象到的。在我们看到徐悲鸿赞赏他的故事时,我们就可以想象到他锋芒毕露的才华,以及他不拘一格的思维。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山东的另一位著名画家——岳祥书先生,这位与卓启俊同时代的画家,同样才华横溢,中西绘画皆通,也同样有着一段坎坷的命运。只不过,在那个错乱的年代,在同一天,同一个审判台上,岳祥书先生被宽大处理。虽然,岳祥书先生在身体和精神上也受到摧残,以致五年内没能画一幅画,并在晚年时病痛缠身,可若比起卓启俊来,却已经是十分幸运的了。至少,岳祥书先生能够继续创作,而他的珍贵作品也得以流传下来。我们也在2009年集合了岳先生的画作,并出版了《岳祥书美术全集》七卷本,从而让这些画作能够流传于世,造福后代。

或许,画家的遭遇是命运必然的轨迹,而卓启俊不幸到了极点也是命运赋给他的最极端的结局。我不知道,这种在画家身上极其少见的悲剧在以前的历史中是否出现过,但是我知道,卓启俊先生是十分有必要写一下的,以让他的人生及绘画被人们多一些了解,而不至于在历史的尘埃中,消散了他最后的一点痕迹……

【长按识别二维码,一键加关注】


-中文图书网大家族-

zhongwts.com

山东中国文学艺术博物馆

《聚雅》杂志

 聚雅斋拍卖有限公司

 聚雅斋艺术品有限公司


“中文图书网”公众号,是以中文图书网(www.zhongwts.com)、山东中国文学艺术博物馆、《聚雅》双月刊以及聚雅斋拍卖有限公司为依托的多位一体文化艺术平台(每期都有原创文章)。立足文艺的广度与深度,着眼文章的文献性与原创性,打造生活的人文性与健康性。在传统文化、新旧艺术、权威观点、新奇视野、生活妙招的碰撞中,以别处没有的独特格调,让文化轻松走进生活,让生活轻松充满文化。


你来,或者不来,我就在这里,安静地等你!等你来阅读,等你来投稿,等你来寻找一种特色鲜明的文化风景!


投稿邮箱:2213912390@qq.com

联系电话:(0531)67976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