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每一位三十万分之一致敬:你的转身,我的感动

中原国防2018-02-12 14:54:33

向每一位三十万分之一致敬:你的转身,我的感动

一个强大的民族背后,一定站着一支强大的人民军队。

战争从来用血与火,对一支军队进而对一个国家作出严格检验。

从南昌城楼枪炮声中诞生的人民军队,不论经历怎样的风云变幻,使命是确定的和不可更改的,那就是赢得战争。

1

在2015年9月3日举行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和阅兵式上,习近平主席向世界宣布裁军30万,这是建国以来中国进行的十一次大裁军。这场被称为“中国60年来最大一次军事改革”,就是要解决“头重脚轻尾巴长”等突出问题,锻造一支真正枕戈待旦的军队。

我们虽然裁军,但仍然是世界上军队人数最多的国家,没有之一。从历次外敌入侵的历史看,中国从来没缺过兵,缺的是士兵的战斗力,缺的是战术,缺的是指挥,缺的是装备。“小米加步枪”的人海战术,再也不能适应机械化和信息化条件下现代战争的需要。现在的精兵裁军,恰恰目的就在增强战斗力。

毛主席当年在陕北窑洞时,曾采纳党外人士李鼎铭先生的建议,在全党和全军实行精兵简政。他认为,“党的一切政策,就是为着战胜日寇”。时空已跨越70多年,但历史没有割断,也从来没有割断,铸剑为犁只是美好远景,“军事手段始终是保底的手段”。新世期裁军30万,就是为了贯彻习主席“能打仗,打胜仗”的治军目标。

面对美日插手南海、朝鲜半岛冷战阴云不散、印巴克什米尔问题、台湾当局拒绝承认“九二共识”等挑战,中国的安全局势不容乐观,“没有一个巩固的国防,没有一支强大的军队,和平发展就没有保障”。世界大格局,中国有态度;但没有实力作为后盾的“态度”,只能沦为苍白无力的空谈。裁军30万,就是要好钢用在刀刃上,“把我们的身体变得小些,但是变得更加扎实些,我们就会变成无敌”。

军委扩权强军、四大总部分拆、组建陆军管理机构、重新调整划设战区……军改是一场不流血的战役,触动许多人的切身利益。30万绝非枯燥冰冷的数字,而是有血有肉的官兵个体。单位撤并降改,部队转隶换防,一些军人脱下军装,有的面临再次择业、家属安置、孩子入学等实际困难。军改一周年,许多军人成为“三十万分之一”,经受了考验。有顾虑,却没有犹豫;有担忧,却没有怨言。

2

“军装是军人的皮肤,脱下军装就好比脱层皮”。 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感到懊悔;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都感到快慰;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都有牵挂。脱下军装,说声“再见了部队,再见了战友”,真的不容易。

脱下军装固然不舍,但军改关系军队战斗力提升的大局;军人都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含泪支持军改。“忠诚、干净、担当”的品格,不仅不会过时,反而愈加珍贵。退伍不等于退色,永远是绿色和红星照着退伍军人去战斗。

东部战区近千名军官被裁军前抗洪。在部队需要、人民召唤的时候,他们义无反顾披挂上阵,铆在岗位上、战斗当先锋,体现出崇高的军人觉悟;留和走都是为国作贡献,共和国因为有你会变得更好。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脱下了军装,内心却铭刻下硝烟和征尘;“我们曾经是祖国的长城,我们曾经是人民的子弟兵,如果祖国需要,如果人民召唤,只要我还能拿动枪,就算拄着拐杖,我也愿意用自己的热血,抛洒疆场”,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怀。

转业军人一句“打仗时再喊我回来” 感动无数国人。一生戎装一生情,我献军旅以韶华; 报效祖国不一定非要马革戎装。网民@“爱上你得笑容”称“感动的想哭”;@“小雷schoolmate”称,“人生最大的遗憾是没有当兵的经历”。全社会都要感谢转业军人做出的牺牲,要善待这些流过血和汗的战友们。流血流汗他们不怕,就怕以后为生活流泪。

军营是军人祭奠青春的地方,向终将背着包囊离开的30万军人致敬。往昔你们穿上军装是为了祖国,如今你们脱下军装也是为了祖国。其实,祖国很大,天地很宽广,你们无论在祖国哪个地方,因为经过军队大熔炉的锤炼,你们终将散发出金子般的光芒。

军改之年,每一位转身的战友都让我感动

前几日,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如期而至,中部战区某部官兵在凌冽风雪中为数十名转业干部举行退役仪式。当面向军旗,重温入伍誓词时,这些平均军龄20年以上的老兵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感情,悄悄抹去眼角的泪水。

去年11月24日,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隆重召开,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标志新一轮国防和军队改革进入实施阶段。一年以来,领导机构落成,战区成立,新兵种成立……新一轮的改革正在有条不紊的持续推进。

军改之年,全军和武警部队共有5.8万名干部响应改革强军号召,脱下心爱的军装,离开不舍的军营。他们把青春韶华献给军旅,却不求回报为强军之路含泪脱征衣,这种对军队的大爱每每想起都让人感动。

一年来,有数万名军人响应党中央和中央军委裁军30万的号召,在个人进退走留上坚决服从组织安排。

回望历史,人民军队在历次编制调整中,都曾作出过响亮回答:1954年10月,新疆和平解放。一声令下,10万余官兵征尘未洗,就地集体转业组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创造了边疆开发史上的奇迹;1998年,济南军区某师已准备撤编,接到长江抗洪命令后,官兵们立即投入抗洪抢险,凯旋后,随即加入到“裁军50万”的行列……

前不久,曾经历50万大裁军、现年62岁的复员干部王守信,给正在某油料仓库担任保勤队队长的儿子王江写了一封信。如何面对改革这场大考?王守信用亲身经历告诉儿子:无论走留,个人都要服从组织安排,都是为了强军兴军。

今年9月底,东部战区陆军首次举行转业干部退役仪式,一大批大校上校告别军营,他们中有机关处长,有师旅领导,还有著名演员,在改革关头,他们服从改革大局无怨无悔,脱下军装,告别军营,转赴新的战场。

大考面前,谁没有担忧?谁没有疑虑?但他们担忧却毫无怨言;顾虑却没有丝毫不犹豫。正如他们在位时“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那样,转身时也党性不改、初心不移,像做一个转体动作那样干净利索。对他们来说,转身就是一场战争,应该保持一名军人应有的冲锋姿态来面对,曾经的战争没输过,如今的军改大考也不会输。

一年来,更有许多军人主动为改革让路,为全军官兵立起好样子,交出了合格的政治答卷。

担任新组建的北部战区陆军政治工作部保卫处副师职干部王正刚就任不久就主动申请转业,加入到“三十万分之一”行列。

刚定岗就让岗,刚上任就卸任,人们在惊叹的同时不禁打出一连串的问号。

“感恩组织的最好方式就是为组织分忧!”观操守在利害时,一个党员领导干部在国防和军队改革大潮下,视党的事业高于一切,为党的事业舍得一切,对党无限忠诚的好样子,在官兵心中高高矗立。

第26集团军某电子对抗团原团长章永序,曾被原四总部表彰为“全军优秀指挥军官”并多次立功受奖,被集团军列入师职后备干部多年,论资历能力都名列前茅。但对照转业干部政策,章永序年龄超线,很多人都劝他再“坚持坚持”,但他毅然决然递交了转业申请书。

领导干部以踏石为印、抓铁有痕的精神,拿出“看我的”“跟我来”的坚决,尽管他们不乏许多指挥能手、技术尖子、带兵高手,他们在这片火热的军营燃烧了理想,挥洒了汗水,作出了成绩,但仍主动转业让贤、带头转岗让位置,给部属树立了好样子。

“帅者先,则卒必勇”,该团十余名压线干部也纷纷上交转业申请书,主动为改革让路,在申请书中,他们共同写道:“我们一定会牢记自己曾是名军人,到地方后无论是干什么,都会干出个好样子。若祖国有需要,我将召之必回!”

一年来,更有很多干部确定转身后,在部队需要的时候,仍义无反顾披挂上阵。

某弹药仓库保管队教导员王胜,在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过程中,他主动选择转业。在确认转业还未离队之际,他坚守岗位,用一趟横跨祖国版图的押运任务向军旗话别。

第12集团军某团榴炮营营长刘鹏璐,被列为转业对象后,依然带头参加新装备联调联试技术攻关,并将积累十余年的组训经验留给团队,他说,“军人,要坚守战位到最后一刻。”

是的,军人就是要坚守到最后一刻!1985年昆明军区被裁并时,将士们还在前线与敌激战!1998年长江抗洪期间,即将撤编的“沙家浜团”团长王纪凯,请命守在最险段,率先立下“生死牌”!

“苟以小利计,何必披征衣”,只有当过兵的人才能体会这样一种感情:上海警备区百名待转业干部坚守岗位!成都军区不少人员待分流去向未定仍坚守岗位!空军某部待转业干部坚守岗位站好最后一班岗!

不知明天在哪里,但知今天在干什么!

坚守!面对这场改革大考,尽管他们已经知道要转身,但为了军队建设的需要,他们仍然铆在岗位上、战斗当先锋,全身心投入到强军实践中,体现出崇高的军人觉悟。

“若有战,召必回!”“初心不忘,奋勇前行!”“脱下军装,我还是一名忠诚卫士!”这是所有转身战友临别前在军旗下许下的庄严的诺言,更是给我们这些留下者继续前行的动力与慰藉,我们一定不辜负这些战友们的转身,完成好这次改革任务!

最后,向每一位因军改而转身的战友致敬!敬礼!

内容来源:军报记者

主编:韩申国

责编:郭倩 孙金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