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四面霾伏的冬天,谁想和童年来一次藕断丝连?

黄老邪2018-05-27 06:34:57


人间腊月芳菲尽,

独留玉藕一段香。

在这个四面霾伏的冬天,

突然想和童年来一次藕断丝连。


一、神龙架老家门前,那半亩废弃的藕池


这个冬天,母亲从湖北神龙架山脉来到北方。


说起老家那点微薄家产,母亲叹息:“莲藕多年不曾挖过,茭白多年不曾采摘。”


末了,母亲悠悠地补充:“未等你采,都被人偷走了。”


这个“”偷“”字,并没有什么大不敬。在农村,所谓的“”偷“”有时候是半公开的,也就是趁你不注意,或者在你大概可能也许就算知道的情况下拿走了而已。


见面嬉笑一番,拿者并不以为那就是偷,被拿者也没想着索回“”赃物“”。


但被拿者的内心,总是有些失落的。



尤其是我。


虽然并不将这些东西看得重要,虽然更多的时候,莲藕和茭白不是用来吃的,而是用来观赏和回忆的,但这种童年的莲藕突然被人无情折断的感觉,的确让人无力,无助到极点。


家乡的莲藕,在这个北方四面霾伏的冬天,突然和我藕断丝连起来。



二、一节“白泉水果藕”,吃出久违的水果味道


记忆里,神龙架旁的半亩莲藕,总是有着无限的芳菲。


夏天放牛时,折一顶荷叶,放牛娃有了最生态的遮阳伞;家庭主妇则有了最好的用来蒸馒头的蒸笼布。


秋天收割时,那满满荡荡的荷花和莲蓬,让村庄的空气里有着层层叠叠不曾消散的暗香。


每到冬天,父亲挽起裤脚,哆哆嗦嗦着站进齐腰深的冰水里,如变戏法般从水里摸出如冷玉一样的莲藕。


童年的我,将最顶头的藕箭掰下,于青石板上清洗干净,吃出了各种各样的水果香。

……

……

“吃吧,吃吧。看看有没有你童年的味道?”得知我大概有20年不曾吃起家乡的莲藕,济南鲍山脚下,曲家村头,白泉岸边,刚从南方移植过来100亩水果味道泉水藕的刘德成,拿起铁锨,笨手笨脚地挖起两条长长的“水果白泉藕”。



“看来你是只会种藕,不会挖藕啊。”童年的记忆历久弥新,我在一旁示范起标准的挖藕动作。


白泉的泉水在100亩藕池旁静静流淌,思绪骤然回到童年。咬一口,突然冒出一句诗:

人间腊月芳菲尽,

独留玉藕一段香。


这种滋味,久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