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非洲

爱家简报2018-06-19 12:37:44

本片以一位普通大学生的视角,展现了他在非洲援助难民45天的见证......




作者小感

热爱军事的我,曾经在济南到威海骑行的旅途中听见战斗机低空飞行的隆隆声,会马上激动地停止骑行,拿起相机抓拍两张我国战斗机的飒爽英姿,然后欣赏片刻。有时照片照得不尽如人意,就会期待隆隆声再次响起,进行下一次的抓拍。

但是在吉萨的普通居民楼上的我,对吉萨上空的战机恐惧万分,并非有任何期待,而惟愿其越飞越高,越飞越远。因为我从不会担心祖国的上空突然飞过一队企图通过“武装夺取政权”的极端分子或国外势力;也从不会担心哪天从窗外飞进来一个反对派的RPG,然后新闻里报道某地遭到恐怖分子袭击伤亡几何;更不会担心哪天反对派心血来潮跟《血钻》电影里那样,突然进攻政府军布防的城市,弄得平民百姓鸡犬不宁。但在埃及,这些和电影里经常被恐怖分子光顾的、像得不能再像的中东式建筑里,这一切无论是自己还是政府,都无法被说服,去相信这里是绝对安全的。因为或许哪一天,飞过来的就是不那么友善的邻国飞机,留下的就不只是机身穿刺空气的声音了。

网络上成天有“法家弼士”吵闹着国家政策的落后,批判着南海问题上中方态度的懦弱。于是直到愤青们移民国外,医保费用昂贵,就医途径繁琐,才发现我国就医是多么方便,医保政策是多么人性化和廉价;直到南海战略揭开,美方航母中计南海包围圈,世界警察的正义形象全无,抱头鼠窜如丧家之犬,才发现我国在国际战略上是多么前瞻和强硬。

如果当年向蒋介石请愿的五千“志士”在蒋先生给出的,参军入伍和回学校读书的选择中,真的像媒体上所说无一例外选择后者,那或许这真是我们这些所谓“知识分子”的可悲之处——徒有坐而论道之能罢了。或许如今,我能做的,就是回到祖国,少说话多做事,默默地爱她吧。

延伸阅读(直接点击标题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