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野齐鲁(一)|女人农场撩春,春风春水春光

人云异云2018-06-19 06:59:02

清风摇纸扇的时候,油菜花还是破土的小苗儿。


女人起了春心,要去田野里撒欢。



跨过黄河,经正在修建的济南北站,经表白寺,西行一条林荫路,见农场。


枣树、梨树、樱桃树……一园一园的,油菜花、薰衣草、向日葵……成片成片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天上飞的……晃在眼前。


2000余亩,6年枯荣过:藤上葫芦,水边红枫,丝瓜与葡萄偶尔争宠,桑椹草莓各有择者。小火车的轨道跑上半小时,也只是农场一隅。油菜花开时,小火车穿行在花丛中,不仅有孩童的希冀,还有大人的欢喜。

现在油菜花的小苗儿在努力长,这一切都在春风中生长得安静又肆意,保持着最初的味道。不过多久,各种颜色,枝、叶、花儿又将把黄土地藏起。



穿着棉麻的衣,踏着千层底,风吹起发,肌肤、土地、植物……所有的香气混在一起织春,忍不住自己闻自己


都说天霾了,人累了,这里还有篱笆女人狗,还有农事的韵律,还有鹅蛋、茴香球、五彩花生……


一如宋词中——树绕村庄,水满陂塘,小园几许,收尽春光……远远围墙,隐隐茅堂……


你说,是来寻从前的浪漫,其实,从来都在。

午后小歇以为入梦……眉眼盈盈处,千万和春住……若是赶上春雨,滴答成要说的话,流进心里。


夕阳落进咖啡壶,我躲开你的眼睛,怕农场的夜,月太明,星太多……


归于榻上,继续看顾仲的《养小录》看麦娘:随麦生垄上,春采熟食。


生活亦是如此——有饮食之人,必有庖人也。


农场的主人们,春忙着,守着这片土和水

我在想,当我老了——



《撩春风撩春水》


问:这是哪儿?

答:齐河安头乡塚子张昌润致中和有机农场

问:怎么到达?

答:过黄河建邦大桥,直行至表白寺镇,一路循指示牌西行

问:布衣何处?

答:美莲广场素麻

问:咖啡何处?

答:阳光舜城雨舍咖啡

问:女人是谁?

答:王和王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