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边野餐》,现在写点相关的太晚了吗?

贾小正若干天2018-02-12 18:40:59

这个时候,不管是说自己看得懂长镜头还是看不懂长镜头,都已经成了一种装的行为。

这个时候,作为一名全职公益从业者,突然写个跟电影相关的东西也是那么的不合时宜。

其实也没有什么因果关系,就是想写,因为看了一遍这个电影,心里一点都忘不掉。

还有就是,公益从业者,这几天自然而然的把自己局限在公益这个圈子里,除了所谓的抢钱之外,内心深处到底是怎么想的呢?浅尝辄止,仅至于此吧,要不又扯回小圈子中去了。

   

其实看这部电影也是偶然性的,因为在看之前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这部电影是正在上映的,至于什么长镜头,什么只上线十天之类的,更是完全没听说过。之所以选这个电影就是,吃饱了饭想看电影,然后在豆瓣里一搜这个电影评分是最高的,而且影院播放的时间也正合适,便跟当时一起吃饭的于大老板当场拍板决定。

结果就是,前半段两个人根本就是啥也没看懂。平铺直叙的内容,略显偏暗的环境加上一段段的贵州话,让我一阵阵发懵:这电影的高分到底是咋来的?看了半天了也没看出重点在什么地方,根本辨不清楚电影的最终走向是什么。就这样直至电影结束,跟于大老板同时苦笑了一声,大眼瞪小眼,啥都不知道。但是这部电影却就这样留在我脑海里了,说不清楚原因,就是感觉自己在一些地方被触动了。


电影中我感受最深的是两个点:第一个点是,男主角蹩脚的唱着儿歌《小茉莉》;第二个是在电影的末尾,男主问骑摩托车的青年叫什么时,青年说自己的名字叫卫卫(男主角的侄子的名字)。

就这样慢慢的想,然后问了几个稍微懂纪录片的朋友,他们听完我的问题后都给出了我同样的答案:这个电影可是获过大奖的,里面有40分钟的长镜头你知道吗?

What?长镜头?一头雾水,百度了半天也是迷迷糊糊的,便去翻看影评,立马心里静不下来了。从看完影评的一半开始,自己似乎对这部电影明白了很多,突然觉得这真是一部好电影啊,无愧于高评分。具体的电影情节还是大家自己到网上搜着看吧,自己也一直没有过度去剧透的习惯。

只想说的就是那么一段,男主角在去找自己侄子时候路过的那个村庄,那个多个时空融合到一块的那一段,是多么的奇妙,这也何尝不是自己经常幻想的事情:突然有一天,自己到了一个时空里,这里的人和自己的年龄都差不多,但是这些人可能是自己的下一代,可能有些是已经逝去的人,就这样并存着,多个时空的人以相近的年龄存在与此,彼此沟通着,诉说着正常的感情表达着......

镜头切换中间,是导演写的诗,就那样用贵州话一个字一个字的念,思绪渐渐也融入其中。


后来知道这部电影的执行导演是杨潇,当时他带着自己的毕业作品到济南放映,我有幸作为其中的一名观众到场,并与导演进行了一些交流。整个电影的风格就是杨潇本人的风格:略有压抑,人性沉闷感十足,但是却透露出一种内涵,这种内涵又完全是内向的,完全找不出外向的痕迹。电影的最后展示了一段超意象主义画面,跟《路边野餐》最后镜头的风格,有很多共同的感觉。

在电影上映之初,导演毕赣曾经到济南做过一次小型观影会,朋友苗苗也到了现场。在长镜头快要出来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放下手机停下自己的一切思绪,集中精力把这40分钟默默地看完,如朝圣般。在电影结束之后,有人问毕赣导演:“您拍这部电影,是在贵州凯里拍的,选择您的家乡作为拍摄地点,电影是否也表达了一些您的故乡情结在里面呢?”毕赣摇了摇头,淡淡的说了一句:“没有,完全没有,我只是想拍一部电影。”


恩,初心只是想拍一部电影而已,至于其他的东西,似乎都是观影者自己主观臆造出来的。这里不免又扯回到了公益行业,各位同行们,我们的初心在哪里呢?在诸多荣誉到来,诸多评判声不绝于耳的环境中,我们还能如最初一样,去做那些当时我们心里真正想去做的事情吗?或许初心明确了,我们方向才会更明确而不是自己都觉得做起来心累,我们才会更有创新而不是把抄袭恬不知耻的当做自己的优势。

或许是这样吧,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