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丑话今天170211】人间快事闹元宵

十一爷爷2018-06-19 13:11:01

今天是2017211日,星期六,农历丁酉年正月十五日,中国人民的传统佳节——元宵节。同学公孙桂茹,连襟朱向云都问是不是回古匡州,因俗事缠身,老丑和家人此刻还留在古味县。

 

老丑写微信虽然只是图玩,但还是需要一点拼命精神,需要一股气来支撑的。“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不仅适用于打仗,也适用于写点心得体会。近两年多来写了500多篇微信,是因为鼓气。近两个月来多有荒废,是因为泄气。所以气可鼓而不可泄。

 

昨天白天没有挤出时间来,晚上又北电脑欺负,一直不提供汉字输入方法,好不容易胡乱敲出来,只有一个多小时多就是今天了,所以又荒废了一天。今天电脑又故伎重演,一直折腾到2130多, 我实在是太气愤了。

 

从小时候到现在,在中国所有的传统节日里,我最喜欢的就是元宵节。小的时候喜欢,我想是因为酥子、红糖、猪油馅的汤圆合胃口。青年时候喜欢,是因为图人多,爱热闹,还憧憬“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浪漫情调。中年以后喜欢,是发现元宵节很有文化内涵。其中的诗词、灯谜、花灯,是雅俗共赏的文化大餐。

 

在电脑折腾我的这段时间里,寒舍东面、南面、西面都有土豪邻居在放礼花。尤其是西面的煤老板,明明说是已经不景气了,还在大把大把的烧钱。不知道究竟打了多少发,放了多少炮。火药从古代在元宵节用于放焰火到现代在元宵节用于打礼花,整个社会的经济和科技水平确实是上了一个很大的台阶。

 

老丑听过评书,学过评书,看过连环画,后来也看过电视剧。如果涉及到《隋唐演义》,我最喜欢的就是闹花灯。济南的国家公务员秦琼奉命进京出公差,却携带了几位反政府武装的绿林好汉。为了公平和正义,他们得罪了朝中权贵,在统治阶级的老巢闹得天翻地覆,长了造反派的志气,灭了当权派的威风。看过之后感觉痛快。

 

四大名著之一的《水浒》中,也有一段故事发生在元宵节之夜。郓城县政府办公室的宋江分管政法工作,却知法犯法,在黑道和白道之间两面讨好。在官府的衙门里,他私自向抢劫生辰纲的村长通风报信,让他们顺利逃走。在强盗的巢穴中,他说服江湖好汉,放了官方的清风寨知寨的老婆。元宵之夜观灯,他被知寨老婆认出,导致官府和江湖的武装冲突,造成严重的后果。

 

元宵节以其浪漫情怀,获得无数词人的青睐。最为人们所熟悉的,当数欧阳修的《生查子·元夕》,前面提到的“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就是其中一句。最为人称道的,应该是元帅词人辛弃疾的那首《青玉案·元夕》: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在王国维的《人间词话》所推崇的人生三大境界中,“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是最高境界。

 

如果说现代的礼花比古代的焰火先进、文明、高雅的话,花灯和灯谜恐怕就是古代的好了。究其原因,是因为古代的娱乐方式太单调,太缺乏,所以就把大量的聪明才智用在做花灯,制灯谜上了。在古典小说中,元宵节猜谜的场景是很多的,《镜花缘》就是一例。元宵节的灯谜有许多,如“元宵同返家”,“万家灯火闹元宵”。等等。

 

用古法制作各种花灯,我平生只见过一次,但不是在元宵节。15岁那年,也就是公历19693月,我的家乡全城动员起来,个个单位制作各种花灯,我也参加了这项活动。41日,在县城的三条主要街道上,家家户户把电灯拉到街边,并悬挂各种花灯,全城组织了盛大的游行活动,盛况空前。

 

元宵节还有大量对联产生。如“天上一轮满,人间万里鸣。”“万户春灯报元夜,一天瑞雪兆丰年。”等等。

 

在云南的昆明曲靖等地方,元宵节还有偷青的习俗。民间最重视元宵节的地方,很可能就是曲靖市的陆良县了。直到现在,元宵节之夜的陆良还是万人空巷,人山人海。不知何故,大家都要挤到南大桥上,往水里扔块石头。据说,古代陆良时兴东门观花,南门投石,西门踏青,北门跑马的风俗习惯。已经扯远了,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