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用罐头换4架飞机,从“首富”到“首骗”,三度入狱,现如今终于出狱……

交通银行沃德财富2018-04-23 10:48:50
小沃说
20几年前,他“空手套白狼”,获得了第一桶金;而后又称为了中国首富!但他的人生似乎并不平坦,三度入狱,依然是一代商业界的传奇。



他是一个狂人,也是一个神话;


对他的质疑就和对他的追捧一样铺天盖地……


他就是传奇人物——牟其中




罐头换飞机


牟其中是重庆万县人。白手起家,在上世纪90年代办成了几件今天看来仍然不可思议的大事:


一是用500多车皮的被单、袜子、罐头等轻工业品,换回4架苏制图-154飞机。

这笔传奇的贸易背后,是牟其中解决了一大批中小企业的商品库存,换回了中国急需的客机。因为卖不出去的积压商品对企业来说是负担,才使得牟其中“空手套白狼”成为现实。“罐头换飞机”让牟其中和他的南德集团一夜成名,牟其中自称从中至少赚了8000万元人民币。


二是成功在境外发射两颗电视直播卫星。

1993年12月28日,南德与俄罗斯合作,成功发射“航向1号”电视直播卫星,开启了电视传播新模式。1994年3月,牟其中与台湾某有线电视网运营商签定租用合同。仅此一项,南德集团5年便可获575万美元纯利。根据现有的资料记载,这是国际上第一颗直接电视卫星,无论技术运用还是商业模式都是开拓性的。


三是买下满洲里10平方公里的土地,要建设“北方香港”。

1993 年,根据南德集团与满洲里市政府的合作协议,满洲里市以优惠地价向南德集团出让 10 平方公里土地,供南德集团进行投资开发。南德集团由此开始了建设“北方香港”的布局。


这三件事情让牟其中获得了空前的声誉。随着媒体热捧及炒作,牟其中成为一代商业巨子和中国首富。




三度入狱

牟其中一生三次入狱,第一次是在1975年因为反革命被捕入狱,后又平反。1983年的第二次入狱就是因为“投机倒把”。作为一个农民,他没有本钱,只能白手起家,借力打力。好在当时的改革开放迎来了春天,使得他在相关部门的干预之下很快出狱。


牟其中本是一个农民,既没有资本,也没有靠山,却非要走在经济建设的前列,非得去突破当时的一个个禁区,因为走得太快,他的命运就多了一些悲情的成分。


1996 年8月,南德集团不得不将其持有的航向卫星股权转让给了国际卫星组织;1998年3月,满洲里市政府收回了已划拨给南德集团的土地。


此间,舆论也迅速转向,牟其中由“中国首富”变成“中国首骗”。


起因是涉及信用证诈骗。


牟其中的命运与当时的经济政策有关,外汇在当时处于高度管制,而牟其中一直纵横国际市场,他的业务多用外汇结算。所以,他的生意既面临筹资的困难,也面临换汇的不易,资金运作肯定有各种各样的漏洞,“拆东墙补西墙”的运作模式也过于超前,加之他为人过于高调,也多有不切实际和夸大的言论,甚至在企业发展战略层面上超越了改革开放进程,遭遇1998年这样的国际经济危机,牟其中自然成了倒霉的“出头鸟”。




1996年8月,公安机关在对湖北轻工“骗开信用证套汇”的问题进行调查中发现,南德所用的资金与这个问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受牵连在所难免,不过,牟其中想都没想到自己会因此第三次身陷牢笼。


1999年1月7日,牟其中被武汉警方刑事拘留;同年2月5日,因涉嫌信用证诈骗罪,牟其中经武汉市人民检察院批准被执行逮捕。



狱中书简


经营南德的时候,牟其中喜欢把自己称为“儒商”,他不希望别人把他当作一般的商人,而他最大的希望是能将他的经济学理念传扬天下。


当年,牟其中曾在南德办了一份内刊,命名为《南德视界》。创刊时,冯仑曾担任过这份内刊的主编。


在南德集团被解散后,作为当时牟其中的秘书,走出看守所的夏宗伟把《南德视界》以“南德通讯”的方式保持了下来,还建立了专门的南德网站、博客,以便能和同仁、朋友们保持沟通交流。


在“南德通讯”上,一般记录着牟其中的思考、案件进展等消息。夏宗伟会挑选一些发在博客上,同时也会通过邮件发给一些南德旧部以及社会上关心他的人。


对于这些来自牟其中的声音,支持他的人称之为“狱中书简”。




“这些文字和思考,对老牟来说,是他在里面一种调节的方式。”夏宗伟说,“我觉得不管他的想法对还是不对,最重要的是他需要用这种形式保持一种状态。”


对于这种传递信息的形式,夏宗伟考虑的比较长远,把牟其中的想法传递给大家,让外界知道他想什么,还在思考哪些问题,“虽然是单向的交流,但这也是一种跟大家间接沟通的方式。”


夏宗伟说,牟其中的记忆力、思维能力让人佩服,即使是现在,在探监的时候,牟其中也可临时就某一问题,逻辑清晰的脱口而出。


在原来南德集团员工的描述中,当年公司开大会时,牟其中事先只在纸上写几条提纲,就能一讲几个小时,关键是非常精彩。


牟其中一直希望自己的企业具有内涵,配得上他理想中的“智慧文明时代”的“第四产业”。




2004年,牟其中曾对探视的朋友说:我唯一的遗憾是,被迫终止了“智慧文明时代生产方式”的试验和研究。我已经年过六旬,时间宝贵,但身陷囹圄只能虚度时日。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出去后继续自己的试验。我相信自己能够复出。


上世纪90年代,牟其中在《智慧经济南德宣言》中曾写下:“当今时代正是农业时代、工业时代生产力向信息时代生产力大规模转轨的关键时期。”


牟其中把企业分为四类:第一类是卖劳动力,依靠来料加工,类似台湾富士康;第二类是卖产品;第三类是卖标准,比如微软;第四类是他发明的,卖方法。


“以智慧为中心的生产方式,必然取代以资本为中心的生产方式。什么是智慧?是找到解决新问题的方法的能力。”从上世纪90年代就已经提出“智慧经济”这一概念后,如今牟其中依然坚持他的观点。


牟其中对夏宗伟说过,中国第一代民营企业家都是“革命家”,身兼办好企业、创造利润的企业家使命与冲破计划经济体制、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使命。


“双重使命是我国第一代企业家的宿命。”牟其中说。



王石看望牟其中


在洪山监狱期间,知道牟其中经历的犯人都对他尊敬,称他为“牟老”,甚至还有犯人专门跑来看看“前首富”究竟长什么样。


在狱外也有人挂记牟其中。早些年,除了夏宗伟,一些曾经的老部下和企业家也曾探望牟其中,包括王石、冯仑等。兰世立在被捕前也曾探视过牟其中,不想后来竟也到了这里服刑。


2007年,经冯仑牵线,王石到狱中探访了牟其中。冯仑早年曾追随牟其中,此外还有潘石屹、王功权等一批如今知名的企业家和名人早年都出自南德。


2015年12月“万宝之争”刚发酵时,王石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看牟其中,首先是因为“同病相怜,惺惺相惜。”


对于这次看望,王石想的比较远。王石说,牟其中还是要出来,出来还是要做事,去看他就是给他一种鼓励。




夏宗伟说,在此之前,王石和牟其中并无直接交往,只有过间接的贸易来往。


当时王石的万科早期做贸易生意,1992年,牟其中与前苏联达成了用中国的轻工产品、罐头食品等1000多个车皮的货物换4架图154客机的协议,在几百车皮罐头食品中就有王石的罐头。


此后王石投身房地产后,和南德再无直接交流。“王石去看牟其中,我觉得可能作为企业家都有一些惺惺相惜的这个心态吧。”对于这次探访,夏宗伟给出了和王石一致的说法,“相信王石是怀着真诚想关心老牟的心态去看的。”




牟其中本是一个草根,作为一个草根企业家,他已经赢得了全世界的尊重,但因为他的抱负太多,经历太过传奇,他又逃脱不了草莽的命运。他有意无意地充当整个社会发展的急先锋,成为这个世界的一个异样标本。


来源:创业BOSS说(ID:yishoubaodi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