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永远都想不到,骗子有多可恨

天津佰润餐饮2017-12-07 14:03:07


因上大学的9900元学费被骗,徐玉玉悲愤郁结于心、心脏骤停,抢救无效去世。

她的母亲痛苦地哭喊:“那骗子要了我闺女的命!”

话语中满是愤恨。

8月29日,警方在海边发现了19岁的女大学生蔡淑妍的尸体,死亡原因是学费被骗后自杀。

无论是谁的父母,如果孩子因此丧命,都恨不能将骗子千刀万剐,让其受尽折磨。

但客观而言,倘若她们不出意外,那么这就是再普通不过的一起电信诈骗案。

比这几个骗子更可恨的,还有很多。

骗子喜欢骗穷人,尽管他们自己可能也曾出身贫寒。

细数那些诈骗案的受害主角,贫困生、残疾人、低保户,共同特点都是穷。

也许只被骗了几千块钱,却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小武出生在湖南湘潭,5岁时因为家里太穷,他的母亲出走。

2012年5月,在小武10岁那年,不幸又降临在这个家庭。

小武父亲突发脑溢血,医生说需要做开颅手术。


10万块的手术费愁坏了这个捉襟见肘的家庭。

虽然好心的村民们捐赠了4000元,但也只是九牛一毛。

小武家人正一筹莫展时,一位自称民政局的“王处长”出现在这个家庭。

她保证会把小武父亲送到长沙一所三甲医院免费治疗。

小武家人都感激涕零,把她看成是家里的大救星。

于是小武姑姑带着小武父亲和仅有的4000元钱,与族长跟着王处长踏上了去长沙的路。

在车上,王处长建议小武姑姑给小武父亲买份人身意外保险,这样在百年之后,小武的生活也有保障。

小武姑姑考虑到哥哥病情严重,就同意了。

一到医院,族长却发现王处长提供的地址是医院的妇产科,也没有预留的床位。

给去办保险手续的小武姑姑打电话,手机却一直占线。

此时的王处长正在借小武姑姑的手机给“卖保险”的朋友打电话。

原来是办保险遇到了困难,需要额外支付这个朋友一些报酬,王处长又没带够钱。

小武姑姑就将这4000元钱都给了王处长。

到了保险公司,王处长让小武姑姑去车里取一个文件袋。

等她取回时,所谓的王处长、钱、手机都已没了踪影。

被骗后,小武父亲心灰意冷,不再配合治疗,不久就离开人世。

很多人会疑惑为什么受害人不看骗子证件就直接相信她?

同样遭受“王处长”诈骗的低保户肖伏宁说:

“我以为她是来帮助我的,不好意思要证件,人家一片好心。”


而被骗4200元的他,带着罹患精神病的母亲和弟弟,还要养活自己的妻子和两个孩子。

从满怀希冀的高空跌落,剩下一地绝望。

这对那些穷人而言,极其残忍。

除了穷人外,骗子的重要目标人群还有老年人。

即便那是老人攒了一辈子的钱。

王先生今年已经84岁。

2015年3月,有人突然到他家来看房子,他才得知住了不到半年的房子被抵押给了一家金融公司。

由于找不到抵押者裴某,房屋将被查封拍卖。

“这让我们可咋过啊。”王先生哭诉。

夫妇俩为这套房子花费了一生的积蓄,就成了一场空。

更令人揪心的是老人的孩子们。

两位老人本来有两个女儿,却都患上了一种叫作“渐冻人”的病。

霍金得的就是这种病,头脑清醒,却不能说话,也不能动。

2013年,他们的小女儿由于心力衰竭去世,老人经历了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

此后,两位老人愈发忧心大女儿的未来。

大女儿已经年逾五十,却连扭头都异常艰难。


为了女儿的未来有所保障,又考虑到自己的年龄,老人决定拿出毕生的积蓄给给她买一套房。

2014年8月,王先生通过房屋中介看好一套110平方米的房子。

由于房主裴某当时已将房子抵押出去,裴某提出88.5万元的成交价,60万元用于房屋解押,解押之后才能过户。

王先生将60万元打给裴某后便搬入了新房,随后又支付了24万元。

此后,裴某却找遍各种借口拖延过户。

直到金融公司的人来家中找裴某,王先生才惊觉被骗。

原来裴某将房子卖给王先生后,又将房产抵押给他人,套取45万元现金。

骗到钱后便不见踪影。

由于联系不到裴某,法院决定查封拍卖该房。

两位耄耋之年的老人刚经历丧女之痛,又遭倾家荡产。

丧尽天良也不过如此。

最可恨的是,即便是救命钱,骗子也要下手。

2015年,一个可爱的宝贝出生了,他叫臭臭。

妈妈还没来得及高兴,医院就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诊断臭臭为重度脑瘫。


由于家境贫寒,唐爱莲一边向亲朋好友借钱,一边在网上发起了爱心筹款。

一共为臭臭筹集到了6.1万元的救命钱。

2016年8月,唐爱莲订好了8月25日郑州到上海的火车票,想要和家人一同去上海找医生为臭臭看病。

但是启程的前两天,他们得知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有知名专家会诊后,决定将票退掉。

于是唐爱莲在网上搜某知名休闲旅游在线服务商的退票客服电话,并打了过去。

悲剧开始发生。

电话中,一位自称工号0035的男子开始为其退票,并让她提供银行卡。

根据引导,唐爱莲到附近工行的ATM机上进行操作,又输入所谓的key码,完成一系列操作后再查看银行卡余额,6万多元的治疗费不见了。

“我当时已经六神无主了,都是我自己太笨了,不然也不会被骗这么多钱。还是给他看病的钱。”

“没有这笔钱,我不知道以后怎么对得起他。”

这些骗子骗到钱后,还容易猖狂。

2010年,一个犯罪团伙诈骗百万元后在汽车旅馆庆功,将钞票铺满床,还用钞票作为卷制毒品的吸管。

不仅自行录制视频,还发表诈骗后的感言。

一位年轻女子直接表示诈骗的感觉非常爽。

而就在前几天,8月24日,济南的大四学生小雨被骗走近3万元。被骗后小雨在28日又拨通骗子电话,没想到竟然接通,小雨气得大喊骗子。

而这个骗子说:“我是骗子,你好,你个傻子……”

在曾被媒体曝为电信诈骗高发地的福建安溪,曾有过诈骗经历的陈俊认为,“我感觉它比去偷去抢还是轻很多”。

另一位当地村民觉得,诈骗自古有之,两军对垒时常用,是一种谋略,对社会带来的伤害也仅是“骗骗人而已”。

很多骗子认为,我又没偷又没抢,是你自己心甘情愿把钱给我的,我有什么罪?”安溪一位政法系统人士分析。

骗子们的嚣张还在于常常利用灾难事故来敛财。

2013年雅安地震后,骗子便使用木马链接、吸费电话等手段骗取钱财。


2014年鲁甸地震后,骗子利用热心人士的同情心进行诈骗。


马航MH370失联后,骗子甚至盯上乘客家属。这些骗子利用发邮件的方式,告知乘客家属目前可以申领赔偿金,但需要支付手续费等费用来进行诈骗。

为了骗钱,已经抛弃了底线。

不以诈骗为耻,而以诈骗不到钱为耻。

诈骗对他们而言,只是一种低成本低风险却高回报的获利方式。

骗子最可恨之处就在于,对人和生命没有最基本的敬重与同情。

在漏洞纵容下,诈骗层出不穷。追问常常有始无终,真相总是扑朔迷离。

损失了大大小小钱物的人,常常感到绝望。

周濂在《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里提到:

“中国之所以没有悲剧,是因为站在伦理生活的视域里,所有的屈辱、苦难和不幸要么来自一地鸡毛的伦常纠葛,要么来自晴天霹雳的无常命运,前者的道理说不清楚,后者的道理没处可说,于是乎中国式好人对于‘为什么’的追问最后只能化约为认命”。

“生的苟且,死的憋屈”,这是无数受害者无力的自白。

很多人在面对被诈骗的弱势人群时,总会抱着“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心理,他们不理解如此拙劣的手段怎么会未被识破。

就像挥金如土的人永远不会理解徐玉玉因9900元猝死。

他们永远想象不到那些人在过着怎样的一种生活,也想象不到那些骗子到底有多可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