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车丨女孩因两块钱被司机活活掐死抛尸...

大庆清风2018-04-20 08:57:00

对于很多上班族来说,在清晨早高峰时,

搭乘一辆“黑车”并非新鲜事。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

公交车和上班时间哪个先来... 


但是,23岁女孩郑敏(化名)的一次搭乘,

却成了她生命中的末路。



2016年7月20日下午,

济南中院第二审判庭公开审理了这起故意杀人案,

郑敏的父母、姐姐等30余名家属

专程从莱芜赶到现场旁听。

案件回顾

今年28岁的刘东家住济南市历城区,

去年9月,刘东驾车沿经十东路向西行驶,

当行至力诺科技园公交车站附近时,

他看到独自一人等公交车的郑敏,

上前搭讪后双方商定郑敏付5元车费

搭乘刘东驾驶的黑出租车前往舜泰广场。


车辆行驶过程中,双方因琐事发生争执,

其间刘东用双手将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郑敏掐死

之后,将尸体抛弃在济南市历城区合二庄村附近一处工地。

据郑敏男友高某证实,

案发当天大约在8点40分左右,

他接到了郑敏来电,

但接通后,电话那头却没有传来任何声音,

在接连大声问了几句后,

电话另一头的郑敏仍没有回应。


十几秒钟后,他挂断电话又拨了过去,

可是一直没人接听。


此后,一直到10点,

小高多次拨打郑敏手机,但一直是关机。


那么,黑车司机为什么要对一个女孩下此狠手呢??

7月20日下午,坐在被告席上的刘东,

穿灰色短袖上衣,短寸头,

语气异常平静的说起了案发当时的情况。


“当时我问她去哪,她说去舜泰广场,我要10块钱车费,她嫌贵,我又降到了5块钱,她才上车。”


据他陈述,

在走了几分钟后,他发现轿车快没气了,

需要绕道去趟加气站


在征求了郑敏的意见后,他开始往加气站方向行驶。

没想到在几分钟后,郑敏开始抱怨上班要迟到了

要求先送她去舜泰广场,要不就下车。


因为双方开始发生争执,

刘东将车临时停靠在路边一处电线杆旁。


“我说下车也可以,车费得给我,我也拉她走了这一段路,她从包里拿出三块钱甩到仪表盘上,我当然不愿意,说好的是五块钱,我就问她再要两块钱,她说还没到地方,不愿给我。我就说,你不给钱就别想下车,两人因为这事吵了起来,后来她又说我开黑车,她要报警,让警察扣我的车。我慌了,就掐了她的脖子一下想吓唬吓唬她,她踢了我一脚,我就又开始掐她,这时候她的电话响了,我一紧张,就掐得更紧了,过了一会电话不响了,我发现她已经不动了,脸上身上开始发紫。”


刘东表示,

在车上将郑敏掐死后,他很紧张

开始驾车拉着尸体疯狂逃窜,准备找地方抛尸


最终在一处四下无人的偏僻工地,

将郑敏的尸体扔在路边。


途中,刘东搜走了郑敏随身携带的钱财物品

并擦拭了座椅上的血迹,并扔掉了郑敏的手机和双肩包,

之后驾车去汽修店,

把轿车前面两个座椅换上新的座套后,

就回家了。


被告曾提精神鉴定

在之前的侦查阶段,

刘东曾提出精神鉴定申请,

鉴定结论证实刘东作案时精神正常,

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对此,刘东的辩护律师提出,

根据现有的鉴定材料,

不排除刘东患有精神疾病的可能性,

“被告人有家族精神病史,请求法院酌情考虑。”

女孩同事同学请愿要求判凶手死刑

刘东的父母也筹集了30万元, 

准备赔偿给被害人家属。


但是对于赔偿一事, 

郑敏父母的代理律师表示, 


“除了这5万多的必要花费, 我们原则上不接受其他赔偿, 只希望法庭严惩凶手 , 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 


案发后,

郑敏老家村里的700多名村民联名写了一份请愿书

并分别签字、 摁手印,

要求法院严惩凶手。


在当天的庭审中,

代理律师还提交了郑敏的几十名大学同学出具的请愿书,

郑敏生前所在的公司也为她出具了请愿书,

也请求法院判处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庭审,

法官宣布休庭,

据悉该案将择期宣判。

敲黑板!看重点!


女孩子出门在外无论多急都不可以坐黑车,


也不要与不认识的人拼车,


夜晚打车牢记车牌,短信告知家人!


安全最重要!生命最重要!


其他的都是小事! 

来自哈尔滨广播电视台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