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仕荣‖《潜藏在心的雨》◆淄博

青年作家2018-04-16 12:14:34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我们哦!


潜藏在心的雨

 

/任仕荣

 

雨是我30年前的中学同学。那时的雨,青春活泼,欢快靓丽,头上扎着两条小辫,走起路来甩来甩去,一副十分可爱的样子,是同学们公认的班花。

不久前,同学们相约聚会,我再次见到了雨。她一如当年,还是那样的出众,那样的俏丽,那样的身段,那样的风姿,披肩长发自然弯曲,灿烂笑容生动传神,眉宇间透着沉稳成熟,举手投足适中得体。能够感受到,雨仍然是同学们瞩目的焦点,也仍然是同学心目中那道美丽的风景。

30载春秋,弹指一挥间。我们这些出生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的人,虽不曾像父辈那样,经历过那么多自然灾害,经受过那般的苦辣酸涩,可也是与父母的苦难相伴成长,因而也留下了对那个年代的深深记忆。

我的家在乡村,雨的家在城镇。那时乡村和城镇的差别大。城镇的孩子一眼就能看出来,特别是城镇的女孩儿,要比乡村女孩儿穿的干净漂亮。雨从小受到父母宠爱,穿着比其他女孩儿要好些。雨的父亲常出差,每次回来都会给雨买新衣服,这既让女同学心生羡慕,也让男同学忍不住总要偷偷对雨多瞄上几眼。我当然特别喜欢雨,曾在N次的试探中,让雨一次次为难脸红,也遭受过雨一次次的白眼,可还是忍不住一次次有意无意的去招惹雨。


那此聚会,我问了雨,是不是还记得我?是不是还记得我的那些捉弄?雨爽朗道:“记得,记得,你那调皮的样子和招数,我怎么可能忘记!”我有一件记忆深处的糗事:在一个周日,我和另一男同学,得知雨和另一女同学去看电影,便跟踪着进了影院坐在雨的后排。当时,我竟然吃了熊心豹子胆,动手去拽雨的辫子。第一次伸手去拽,雨挪动下身子没有搭理,第二次又去拽时,雨站起来扭头瞪着眼,恨恨的低声嘟囔了几句,起身出了影院,害得电影也没看成。雨向聚会同学说了这事,虽已过去多年,我还是感到脸发烧,引得同学们哈哈笑。我端起酒甘愿自罚一杯,虽有尴尬,却也情愿。仰脖灌酒那一刻,看到雨在盯着我,笑意岑岑,欲言又止,似乎有些高兴,也有担忧不舍。此时此刻,此情此境,胸潮涌动,陶醉我心。上学时,对感情方面的事,懵懵懂懂。几十年后,竟会成为美好回忆。那晚和同学一起K歌,我唱了张学友的《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同学们纷纷尖叫:“喔……是唱给雨的!”

如今,通讯手段丰富发达,QQ,微信,手机,把曾经失联的同学,再次沟联在一起。同学中,有的当教师,有的做法官,有的是军官,有的是公务员,还有成家早的,已经当上了爷爷奶奶。可每每想起上学时,同学间递纸条,抄作业,起外号,谁和谁一帮,谁同谁一伙,谁干了啥事,谁丢过啥丑,一起追忆,一同笑闹,好似又一同回到那十几岁的年代……


我和雨同学时间不长,但留给我的印象刻骨铭心。记得新学年刚开学,雨就转到别的学校,这让我怅然若失了好一阵子。中学毕业后,我去了部队,从此再没见过雨。后来得知雨早早辍学,由于疼她宠她的父亲因病去世,雨顶替父亲进了工厂,早早参加了工作。父亲过早离世,给雨的带来太多不快,甚而是过多的悲伤和痛楚……

雨的父亲是退伍军人,也是一位重情重义的汉子。还在雨上学时,雨的父亲和好友聊天,许诺将来把雨嫁给好友儿子,做好友的儿媳。就是这样一个许诺,在雨父亲去世后,父亲好友家不断上门提亲,雨稀里糊涂嫁人,稀里糊涂为人妻,稀里糊涂生儿为母。

雨天生丽质,聪明贤惠。婚后不久,雨调入县城工作。在新单位,雨每天早早上班,扫地打水,非常勤快,同事都很喜欢她。由于雨勤奋,努力,能干,后被调到事业单位,工作一直顺风顺水。

人们常说感情是婚姻的基础,难说雨的婚姻是不是这样。雨走进父亲的许诺,到底对还是错,雨无法言说,可雨内心觉得并不幸福。雨在儿子刚出生不久,雨的男人就移情别恋,整天整夜不着家。雨一人带孩子,承担起所有家务,有时还背着儿子去上班。同事大姐看雨过的辛苦,都尽可能帮她一把。雨曾找她男人理论,换来的却是一顿拳脚。第二天上班,同事看到雨两眼青肿,问她怎么回事,雨说是不小心碰的。雨回答的轻巧,内心却在滴血,但还是不想让人知道。雨一直隐忍着,时间长了,同事知道了实情,愤愤不平,劝她离婚。雨为了儿子,拒绝了曾经表白爱她的人,也拒绝了曾疯狂追她的人。雨不知挨过多少拳脚,体重最轻时只有70多斤,已经瘦的脱了形。内心的苦涩,令雨伤心失望。


岁月蹉跎,春秋数载。雨说她的心已冰凉,好似严冬难以驱赶的寒流,寒冷彻骨,难以还阳。事情已经过去那么久,雨说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是的,吃过的苦,受过的罪,怎能轻易淡忘。那时没有自来水,住街巷,吃井水,雨提着两只水桶,自己都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把两桶水从一楼提到五楼。

儿子长大上学,雨省俭着让孩子上最好的学校。雨把所有精力和寄托,都放在儿子身上,风雨无阻,每天接送。儿子上高中,雨伤透脑筋。儿子青春期叛逆,迷恋上网吧游戏。当雨到学校接不着儿子,而是在网吧找到的,雨简直崩溃了,第一次动手打了高大的儿子。儿子哭了,雨也哭了。一次雨天路滑,雨在接儿子的路上,把手腕摔成骨折,现在手腕处还留着缝针的疤痕。儿子在妈妈辛苦付出中,认识到自己错了,再也没去进网吧,从此好好的上学。

雨为儿子高考祈祷,几次虔诚的跑几十里山路,到庙里烧香拜佛,祈愿儿子考个好成绩,上个好学校,将来能有出息。由此看出,儿虽未远行,雨心先忧虑。


就在春节后,我回老家拜年。雨知道后赶过来,约我去农村示范基地,我和雨一同前往。行至半路,忽然起风,虽已立春,寒意料峭。我向雨提议:“我们找个地方喝茶聊天吧?”雨欣然应允。雨开玩笑道:“我们是不是像谈恋爱,在弥补人生的缺憾?”我心里挺高兴,嘴上却说:“我们都老了,还说什么爱不爱的,只要心里还有,就是最大的幸运啦!”她回应道:“反正我这辈子没谈过恋爱,不知道谈恋爱是啥感觉,你能让我感觉感觉不?”我逗她:“你是属于早恋呢,我们还在上学,你就早早结婚了,也不说等等我,你比我们都早熟呢。”听我这样说,雨默然不语,悠悠瞥我一眼,似嗔带怨:“还说呢,你当初有贼心,没贼胆,你咋不主动追我?”说罢,雨轻轻捶打一下我肩膀,接着岔过话题,又说起儿子现在的工作,谈儿子的女朋友,只是还未成家。儿子的同学已结婚,雨的闺蜜抱了孙子,掩饰不住内心想早抱孙子的渴望和焦急。雨还说,不管儿子的媳妇漂亮不漂亮,文化程度高不高,家庭条件好不好,她唯一的愿望,就是他们今后的日子,能过得平平安安,顺顺当当,不吵不闹,她也就心满意足了。能听得出,这是雨的真心话。几十年来,雨的内心,太渴望平静,安逸,稳定。雨一直希望有个温暖的家,有个疼她爱她的人。我却一直把雨潜藏在心,时至今日,我能满足雨的希冀吗?我是雨所期盼的那个人吗?是继续潜藏?还是破茧而出?真叫人很是矛盾,很是作难!

和雨同学一场,彼此都还珍藏着那份美好。我一直怀揣那份甜蜜回忆,雨也没把我当外人。活到这个季节,雨有话喜欢和我说,我是个性急的人,和她在一起,却学会了耐心倾听,并愿意分享她的快乐与不快。雨仰脸问我,她算不算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我说她至少是故事里那个最坚强,最善良,最懂事,最知性的女人。

雨笑了,笑得很开心。我从她闪闪的眸子里,看到了往昔的雨。雨那姣好的肢体,好似摇曳的玉兰,芬芳浓郁,娇媚可人……      


任仕荣,19699月出生,198812月参军,曾在济南军区136师服役。喜好书法,爱好文学,在军内外报刊发表文学作品数十篇。曾任新加坡在华一独资企业经理,现管理自营的进出口公司。

本期编辑:柳絮儿 

淄博市青年作家协会QQ群号:279307687

淄博市青年作家协会微信公众号:

青年作家 

齐鲁青年作家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齐鲁青年作家微信平台投稿邮箱:sdlxe16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