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常委们开会看政坛新势力的崛起(深度好文)

震观之志2018-01-15 11:41:12


本文开始之前,请先记住这三个牛B人物的名字。




从保留个人意见到自绝于组织



公元前621年的秋天,晋襄公突然死了。


山西政坛为之一震。


此时,秦晋之好变秦晋之坏,晋国与秦国打仗不断,内里有权臣崛起,可谓内忧外患。


最牛逼的权臣就是晋国总理兼国防部长赵盾。他是顾命大臣,权力膨胀到要插手君王继承的大事。


他本来受命于晋襄公要辅佐太子夷皋的,但晋襄公死后,赵盾变卦了。


之前,晋襄公的老爹晋文公去世还没安葬,秦国就打进来了。现在晋国比那时还困难,不仅秦国人可以打进来,狄国人也随时都有可能打进来。


赵盾觉得太子才7岁,不懂人事,更不懂政事,希望立一个年纪大些的国君,有政治经验,方便政权平稳过渡。


涉及重大政治变动,必须在常委会上解决。


赵盾召集开了常委会会议,会上提出,立襄公的弟弟公子雍为君。


那个时候,公子雍在秦国当人质。赵盾出于政治考量,认为公子雍跟秦国关系比较近,有利于把秦晋之坏恢复成秦晋之好。


皇亲国戚狐射姑也不赞成立小孩子,但因为秦国跟晋国有仇,反对去求秦国,他主张到陈国去迎接公子雍的弟弟公子乐。


另外,公子乐的政治背景很深,他妈深受两位先帝的宠爱,属于资深后宫中人。


赵盾当场反对,认为一个女人受两代国君宠幸,是性开放;公子乐本人喜欢与小国家陈国打交道,却疏远秦国等大国,是没见识。一个乱搞的妈和一个没见识的儿子,联手的话会乱了朝纲。


最终,六个常委(六卿)以5:1的决议,决定立公子雍为君。


为了慎重起见,赵盾派出了两个很牛逼的人去秦国迎接公子雍,一个是常委先蔑,一个是委员士会。


狐射姑在会上保留了个人意见,会议一结束,就派人到陈国召回公子乐。


赵盾大怒,你保留个人意见也得遵照集体的决议啊,你这么擅自行事,无组织无纪律,反了天了。


于是派人在郫地杀了公子乐。


狐射姑闻讯,自绝于组织,逃亡到外国——狄。



孤儿寡母的挑战:“看着办”



搞掂了一个政敌后,先蔑常委和士会委员准备带着公子雍返回晋国继位。


这时,另一个政敌冒了出来。那就是太子夷皋的妈妈、晋襄公的遗孀穆嬴。


穆嬴的哭戏上场。


她每天抱着太子在朝廷的大会议室里嚎啕大哭,说:“我老公有什么罪?他的合法继承人有什么罪?丢开亲生儿子(嫡长子)不立,到外边去寻求国君,你们准备怎样安置我家的孩子?”


众人闻之不吭声。


出了朝廷,穆嬴抱着孩子到总理兼国防部长赵盾家里,进门就叩头,说:“当初我老公抱着这个孩子嘱托给你,说:‘这个孩子如果成材,就说明你对得起我;如果不成材,我就要怨你。’现在我老公去世没多久,话音还在耳边,现在就遗弃我孤儿寡母,你看着办吧。”


一对孤儿寡母,敢向军政一把手发难,凭什么?


很多事情,不要只看现在的表象,要看历史。


好多年前,晋国曾出现过类似的国君继承人之争,晋献公本应传于太子申生,结果骊姬之乱起,太子申生自杀,重耳、夷吾出逃,年少的奚齐、悼子先后即位但很快被杀,秦穆公送夷吾即位为晋惠公。惠公在位十四年后,太子圉即位晋怀公,但其不得民心,秦穆公又送重耳即位为晋文公。


国君之位继承混乱引发常委们的权力之争,也引发外国势力秦国的干涉。慢慢地,王侯的势力下降,将相的势力提升,他们得以共组七大常委班子:君王+六卿。


现在君王死了,六大常委中赵盾独大,唯一的反对派、君王派系的狐射姑也去外国政治避难,其他常委不敢吭声。


但穆嬴偏偏敢说出“看着办”三个字!


为什么呢?


因为制度。


穆嬴的身份是第一夫人,即正室妻子,她的儿子是嫡子。


嫡子身份,恰恰是周代的礼乐制度中最强有力的宗法继承制度,也是宫廷最高权力得以不断承继的制度保障。


只要礼不崩,乐不坏,制度就是第一牛逼的存在,虽然无形,但却有力。



有一个地方叫令狐



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果然,赵盾害怕了,怕穆嬴,更怕穆嬴背后的贵族势力。


因为害怕结束,所以拒绝了一切开始。包括常委会形成的新决议的开始实施。


这时,先蔑、士会已经到了秦国都城。秦国派大将白乙丙率车驾四百乘送公子雍入境,送到山西边境令狐这个地方。


令狐在这时还没有成为姓,而只是一个地点,它在今天山西省运城市临猗县的西边。


令就是下命令,就是管理、役使,狐就是狐狸,当时,这个地方有钱的贵族喜欢养狐狸,对狐狸呼来唤去。


令狐,就好比“司马”这个官职,最早就是管理战车战马的。


就是在令狐这个地方,秦国吃了大亏。你想啊,养狐狸的人,能傻大憨粗吗?


赵盾闻知秦国派人过来,灵机一动,说:“要是咱们立公子雍,秦国就是咱们的朋友。现在既然改立小太子了,公子雍就成了小太子的政敌,秦国就是咱们的敌人了。”


而秦国还傻乎乎地以为晋军过来是迎接公子雍的,所以不加戒备。不料,赵盾率军于夜间劫秦营,秦军大溃,公子雍死于乱军之中。



高手交锋时傻子不要乱说话



先蔑、士会见状,知道晋国国内政局发生了逆转性的变化,况且公子雍已死,他俩的政治任务注定失败,于是各自保命,在混乱中分头逃到秦国。


士会在秦国三年,没有和先蔑见面。


秘书问:“你们俩都是大领导,他又是你的上级领导,人家是常委,你只是一个委员,你们俩一起逃亡到这里,却不见面,这是为啥?”


士会说:“我和他都是违背宗法制度的罪人,因为更高的领导的命令而前来,并不是出于道义而来。两个受命于人却不讲道义的人,见面聊什么?况且,我们都是失败者,两个不讲道义的失败者更是无话可谈。”


士会这一番高论传到秦康公那里,秦康公开始重用士会。


公元前615年,秦康公为了给令狐之战报仇,亲统大军,以士会为参谋,渡过黄河,攻陷了晋国地盘羁马(今山西永济南)。


赵盾亲自迎战,率晋军扎营于河曲。


晋国谋士臾骈(音“鱼片”)认为,秦军远来,不能持久,建议晋军深垒固守,以待敌变。赵盾采纳了他的建议。秦军几次挑战,并且采取诱敌之计,均未得到决战机会。


秦康公求战不得,问计于士会,因为士会知己知彼。


士会说:“赵盾新近提拔一个干部叫臾骈,必定是他出的鬼点子,想让我军久驻在外面感到疲乏。赵氏有一个旁支的子弟名叫赵穿,是晋襄公的女婿,很受宠信但是年轻气盛,不懂得作战却又勇猛而又狂妄,他这个人讨厌臾骈升迁为上军副将。如果我军能派精锐的轻装兵向他去挑战并激怒他,然后边战边退,就能引诱他出城而战。”


于是,秦国袭击晋军的上军,上军整体不出城,赵穿却单独出城追赶秦军,没有追上。回来后,赵穿发怒说:“要粮食有粮食,要武器有武器,这一切都是为了打仗,如今敌人来了不去攻击,打算等待什么呢?”


军官说:“要等待一战而胜的时机啊。”


赵穿说:“管他什么战术战略,我只知道独自出战。”


赵穿说完这话,就带领他的士兵出战。


这时,赵盾说:“赵穿是驸马,秦军要是俘虏了赵穿,就相当于俘虏了我们一位常委了。秦国带着胜利回去,我用什么向国家交代?”


于是全部出战。但是,双方都不肯用全力厮杀,刚一交战就彼此退兵。


僵持了几天后的一天晚上,秦国派使者前去告诉晋军说:“我们两国军队还没有痛快地打一场,明天决战吧!”


臾骈在旁,见秦使说话时眼珠转动,语气却牛逼哄哄的样子,有点反常。


等其离去后,臾骈对赵盾说:“敌人措辞强硬,看似表示进逼之态,其实是在准备撤退。他们的约战之辞,是撤退前放出的烟幕,他们要引诱我军忙于备战,自己则乘机撤。请赶快追击!”


臾骈的预见果然正确。晋军停止出击。秦军夜里逃走了。


臾骈的这段牛逼之论,后来被军事理论家孙武列入察敌之法中:“辞强而进驱者,退也。”


果然,秦军只是暂时的逃,粮食跟上,休整一段后,又入侵晋国的地盘瑕地。


这背后的操作,都是士会的谋略。虽然被臾骈识破退敌之策,但秦军并未损失,反而得到了地盘。



常委会的返聘奇策



士会知己知彼,懂得晋国将领打仗的风格,知道晋国高层的秘密,无疑让晋国寝食难安。


于是,晋国再次召开常委会。


赵盾说:“秦国和狄国都随时可以侵略我国,而士会在秦国,狐射姑在狄人那里,这两个人掌握着我国国家机密,懂打仗,懂外交,他们俩在外国呆着,晋国的祸患每天都可能发生,怎么办?”


常委中行桓子主张把让狐射姑回来,但另一位常委郤成子反对,说狐射姑喜欢作乱,不如让士会回来。


理由是:士会这个人,能够做到卑贱而知道耻辱,柔弱而不受侵犯,此外,通过上次打仗可以看出,他的智谋很厉害。


于是,常委班子形成决议,让魏寿馀假装率领魏地的人叛乱,以引诱士会。


晋国假意扣押了魏寿馀的妻子儿女,让他夜里逃走。


魏寿馀逃到秦国,请求把魏地并入秦国。


秦康公为这送上门的好事高兴,但大臣绕朝识破了晋人的动机,告诉秦康公说:“魏寿馀前来,是想要带士会回晋国的,国君不要答应他的请求。”


秦康公没听绕朝的建议,答应了魏寿馀的请求。


魏寿馀在秦国朝廷上跟秦康公见面时,士会也在场,魏寿馀就偷偷踩了一下士会的脚,示意士会伺机与他一起回晋国。


不久,秦康公率领军队驻扎在魏地隔河相对的河西。


魏寿馀说:“请派一位来自东边而又能与魏地几位官员说得上话的,我与他一起先去。”


晋国就在秦国的东边,本来就有赵、魏、韩三大地盘。晋国后来分裂为赵国、魏国、韩国,这是战国的后话,现在还是春秋。


蠢萌的秦康公选派了士会。


士会不傻呀,不想去,辞谢说:“魏地是晋国人的地盘,而晋国人是老虎和豺狼,如果他们违背原来的话不让我回来,我就会被晋国人杀死。我死了,我在秦国的老婆孩子也会你们秦国杀掉。这样一来,国君你也得到了坏名声,没有好处,将来恐怕后悔也来不及了。”


秦康公只想着那块即将到手的魏地,急不可耐地说:“即使晋国不让你回来,我也保证送还你的老婆孩子,如果不送,我受河神惩罚!”


这样士会才敢去。


所有这一切绕朝都看在眼里,士会临行时绕朝送给他一根马鞭,说:“您可别以为秦国没有人才,我的计谋不被国君采用罢了。我早就知道你和魏寿馀的意图了,这根马鞭可以帮助你逃回晋国去。”


有人赠鞭,于是快马加鞭。渡过黄河以后,魏地人因得到士会而欢呼,熙熙嚷嚷地拥着士会回晋国去了。


秦康公竹篮打水一场空。



你可能是士会的N代孙



士会回到晋国后,有点怯绕朝的才能,就派人向秦康公陷害绕朝,说:“绕朝知道我们的事,也将会前来晋国。”


秦康公怕自己的愚蠢被公布,便将绕朝给杀了。


但他言而有信,虽然没有得到魏地,依然送还了士会的妻子儿女。


当然,秦国人也不傻,把士会的一部分家人留在秦国。


士会留在秦国的家人都改为刘氏。


数百年后,按汉《汉书》和《刘氏大成谱》的说法,士会的N代孙开创了一个朝代。


他的名字叫刘邦,他的朝代叫汉朝。


从此姓刘的人成为中国最牛逼的政坛势力。


一牛几百年,只为性霸权,宫中男秘一律阉。


更牛的是,后来,绝大多数中国人都被称为汉人。


那时候,欧洲很乱很穷,美洲未开发,非洲很原始。


那时候,地球的夜几乎一片漆黑,只有中国的城灯火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