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旧物业掐架,金龙大厦300家单位挨冻!

济南楼市观察2018-05-20 10:15:27

短评:

买房子,物业很重要,它直接影响到未来房子的使用和升值。

提起物业,很多开发商说那是“鸡肋”,甚至说是赔钱为业主“服务”。实际呢?物业管理有很多隐性收入(有些收入本该属于全体业主),是个很肥的行业。

举两个例子:

中海物业,香港的上市公司,今年上半年营业收入是12.57亿港元。净利润多少呢?1.14亿港元。净利润率9.07%。

绿城服务,也是香港上市公司公司,上半年实现收入16.49亿元人民币,净利润1.25亿元。净利润率7.58%。

参考国内上市房企,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率为8.15%。

还有人说物业是鸡肋吗?

物业管理是块肥肉。所以我们能经常看到:很多物业公司都在吵吵着赔钱,但又经常为这些“赔钱”的买卖而撕逼……

济南金龙大厦的物业,已经撕逼多年了。在此之前,济南东环国际广场也曾因为物业发生冲突。

对于这些冲突中的是非曲直,我们不去评价。

我们只想说一条,买房子,选靠谱的开发商,靠谱的物业。要不然,等业主和物业撕起来时,麻烦就太大了……

来看齐鲁晚报的一篇报道,关于济南金龙大厦。


新旧物业掐架暖气迟迟不来

济南金龙大厦300家单位挨冻


齐鲁晚报 记者 时培磊

新物业公司的保安、保洁人员已经进驻大厦,但新老物业间的纠纷仍没结束。

盼了好几天,济南金龙大厦终于在23日逐渐通上了暖气。记者了解到,在此之前,因为限电、临时引进新的物业公司等多种原因,金龙大厦电锅炉房的供暖设备一直没有运转,苦坏了楼里的上班族。现在,业主的供暖逐渐恢复,然而大厦新旧物业对接仍存在不少问题和争议。


暖气迟迟不来

300家单位受影响

11月22日,济南首场雪下完温度急剧下降,路上行人多穿起了羽绒服。而此时,金龙大厦的不少办公人员正在忍受屋内的低温。“这个时候大厦还没有供暖,说出去都没人相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白领抱怨,她在屋里穿得很厚,自己带来的电暖器一直通着电。

的确,22日下午,记者来到大厦,写字楼的大厅冷风穿堂而过,等待电梯的人赶紧裹紧了身上的羽绒服,有几位女士不停跺着脚。

据在大厦上班的刘女士介绍,他们公司在这里租了多年,往年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室内冷得难以忍受,公司不得不提前下班。”据了解,大厦目前有300余家单位,均受到影响。

据刘女士透露,之所以没有暖气,“好像是因为电费的问题。”之前贴出的一张公告上显示,大厦自今年8月份开始拖欠电费,截至2016年10月31日,累计欠费120多万元,供电局称在11月8日依法对济南金龙大厦采取限电措施。

记者了解到,目前大厦采用电锅炉房供暖,限电后仅能维持正常办公、电梯、消防等用电,而根本无法满足电锅炉房的使用。


原物业公司称:

锅炉房被新物业控制

22日下午,就大厦供暖一事,记者咨询了明律物业的负责人,然而得到的答复却并非如此简单。据明律物业的负责人称,目前大厦的配电室、电梯、电锅炉房等都被另外一家临时引进的物业工作人员控制。

据明律物业负责人介绍,11月16日,他们突然看到业委会贴出的公告,称已通知明律物业撤离金龙中心,由济南思园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为金龙中心提供临时物业管理服务。随后,思园物业的工作人员便逐步控制了大厦各个系统。

明律物业称,尽管很多业主拖欠了物业不少电费,公司资金出现困难,在11月21日他们还是缴纳了拖欠电费,22日,大厦已经具备了供暖条件。之所以无法供暖是因为电锅炉房被思园物业控制,“而他们的操作人员都没有资质操作,供电局还下达了整改要求。”明律物业负责人称,电锅炉房操作运转有严格的技术规范和操作要求,需要有资质的专业人员、多工种协同操作。


业委会与原物业

存严重合同分歧

就上述问题,记者采访了业委会负责人。据业委会负责人介绍,之所以大厦没供暖,根本原因就在于明律物业拖欠电费,而并非业委会聘请的临时物业公司工人没有资质。

业务会负责人称,明律物业21日交上电费,恢复正常供电后,他们在22日晚上就开始了预热、保压等工作,“这个需要很长的时间。”23日早上,大厦开始逐渐恢复供暖。

而关于临时物业服务一事,业委会负责人称,明律物业的合同在今年1月19日到期,他们不认同后来签订的续聘合同。“今年1月19日,第二届业委会届满,他们跟物业签的续聘合同我们不承认。”

目前,明律物业与业委会之间就2016年1月19日签订的合同有效性有严重分歧。明律物业称,2015年大厦曾选举了新的业委会,之后这届业委会因种种原因被撤销,至今还在进行行政诉讼,明律物业正是跟这届业委会签订的合同,认为合同有效。


——全文完——


小编微信号:fly84912;

粉丝QQ群号:218447760

关注我们的微博,请搜索“济南佰壹-济南楼市观察”;

关注本公众号,请长按下图,或搜索“ jinanloushi001”、“济南楼市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