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门观史|家风悠悠廉为脉

万事如易2018-04-23 08:09:50






我是怀着一颗敬畏之心来打量这个地方,这个叫“洞天福地”的去处,正在贵州中部的大山深处,这里有溶洞之王的奇绝惊艳,百泉飞瀑的水润福泽。老桥的石板,神庙的香火,承载着过往的回忆,千年的古城,市井的巷陌,续写着历史的传奇,这里是晚清名臣丁宝桢的故乡。


因为研究湘军的缘故,我对晚清末年全社会集体向钱看的环境下,涌现出来的一批廉官廉将便多了几分亲近感。我感兴趣的是,为什么他们能做到“出淤泥而不染”,保持家风纯正呢?


是他们不近人情?还是他们有特异的防腐剂?


其实,家风长不长,廉字第一防。


丁宝桢(1820—1886),晚清平远州(今贵州织金县)牛场人,咸丰三年,33岁的丁宝桢考取进士,先后任岳州、长沙知府;48岁任山东巡抚,57岁升任四川总督。 “平远奇男抚东督川勇于任事惩恶扬善一身正气,晚清重臣爱国为民睿智超群廉洁奉公两袖清风”,这幅对联,概括了丁宝桢一生的功绩,也是他德政双馨的人格写照。


丁宝桢并非出身名门望族,然而,丁氏家族却长盛不衰,传至丁宝桢已历百年。乾隆初年,其先祖丁福汉,经商来到贵州平远州牛场镇,见这里山青水秀,民风淳朴,就定居下来。丁福汉虽是生意人,却十分重视子女教育。儿子丁公俊是一位秀才深受影响,留下了一首诗: 

 

     

       人非圣贤无高下,世代忠良不可差。

  读书耕田不误时,精忠报国品自嘉。

  廉洁奉公身高洁,尊老爱幼在天涯。

       一旦蒙恩受命时,不负朝廷不负家!

 

诗中阐述了人无高下,品有忠否;平日读书耕田,常思精忠报国;一旦出仕为官,必须不负家国。其核心在于一个廉字,立身高洁看廉品,走遍天涯爱当先。


正是这首被丁氏后人看作家规的诗,培育了丁氏百年不衰的良好家风;正是这首传之百年的家规诗,造就了丁宝桢的高尚人格。


丁公俊之子丁必荣,37岁做官,先后任四川酉阳州州判和昭化县知县,廉洁敬业。丁必荣之子丁世棻,27岁成为优贡,在贵州镇远府训导职位上,十年如一日,克勤克俭,兢兢业业。


丁宝桢是丁世棻之子,深受先辈家风涵养熏陶,无论在哪为官,都留下了不朽的声名。


他在山东为官13年,先后任山东按察使、布政使、山东巡抚。在此期间做了三件名传一时的大事。一是智斩太监安德海。二是督治黄河水患;三是创办山东机器制造局。丁宝桢也被称为晚清山东最有为的官员。


在济南崇孝苑碑林里的一块石碑上记载着同治十年黄河在山东郓城决堤,丁宝桢带病治理黄河水患的事迹。


在山东菏泽黄河边的障东堤石碑上,则记载了同治十二年黄河决口,正告假在贵州的丁宝桢赶回山东督治水患的情况。


这些石碑承载了百姓对丁宝桢这位好官的深深怀念 。


在丁宝桢为官十年的四川,同样留下了他良好的口碑。在这里,丁宝桢同样干了三件大事:一是改革都江堰水利设施;二是创办四川机器局;三是改良盐法。至今都江堰仍然树立着丁宝桢的雕像。慈禧特为丁宝桢写了一幅字,上书四个大字:“国之宝桢”。


1886年67岁的丁宝桢死于四川总督任所。由于他平时的俸金多数用于济困助学,堂堂总督、封疆大吏病危时竟然债台高筑,只好上奏朝廷:“所借之银,今生难以奉还,有待来生含环以报”。光绪为之动容,称“遽闻溘逝,悼惜殊深”。礼部尚书李瑞芬更是感于其功德胆识情操,把他与曾国藩、左宗棠等同推为中兴名臣之一。噩耗传出,山东父老悲恸、惋惜、哀叹,请求朝廷将丁宝桢的灵柩运回山东。灵柩运至济南,士绅百姓争相“郊野祭吊”。将其遗体葬于历城(今济南)华不注山麓。山东百姓地对这样一个外乡人表达了何等的挚爱与尊敬,于此可见一斑。


贤人去矣,家风绵长。丁宝桢有子五人,长子丁体常,官至广东布政使;次子丁体勤,任山海关通判。孙丁道津,曾任刑部主事,宣统元年(1909年)以道员衔在济南创设官商合办的山东泺源造纸有限公司,任公司总理;民国元年一度出任山东布政使。侄孙丁道衡是中国著名的地质学家和教育家。其家教家风在留给儿子的信中便可知一二:


第一,志在君民,不依阿从俗。


他在给儿子丁体常的信中说:“遵率祖父家规,我之做官,志在君民,他无所问。宁可被参而罢黜,断不依阿以从俗,而自坏身心,贻羞后世也!”


联想他在山东、四川为官时,革除陋规,清查帐目,扭转官风的举措,他立下这一为官以君民为重的家规,更让人钦佩。


第二,做人做官,要立定脚根。


丁宝桢告诫儿子,“至做官一事,原是讲求做事,其补署一切,应听之天命。万不可有心其间,一涉有心,即易入于钻营,将顺卑鄙一路,切毋以此为念。立定脚跟,做人做事,方是大丈夫所为。”


做大丈夫,不做钻营之小人,是丁宝桢自己的写照,也是对子孙的告诫。


第三,存心忠厚,多济苦救民。


与对自己要求节俭一样,丁宝桢要求子孙家用不要和别人攀比,“家用务宜节省,肥浓易于致病,不如清淡之养人。华服适滋暴殄,不如布衣之适体。”同时还要存忠厚之心,多济苦救民:


“事事悉存忠厚之心,不敢侮人,不敢慢人,遇有善事 量力乐做,不可妄取民间一钱,如供余之内,稍有赢余,即以之救济穷苦贫民。”


古语说,有其父必有其子,说的便是为长者一生坚守的价值追求,也就是其家风中最为鲜明的价值观,不仅融入后人的血脉,而且成为激励世人的强大精神力量,流芳泽世,砥砺人心。丁宝桢是这样,其他名人先贤也无不如此。


• END •

文&编辑  |  硌硌

图片  |  网络

万事如易

读无用之书 做有趣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