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拒签后 他成为第一个站在波士顿马拉松赛上的中国盲人 他的故事太励志

一起运动汇2017-12-09 06:58:53


来这里 ▲ 感受运动的喜怒哀乐



三次拒签后

他在起飞前4小时拿到赴美签证

3天后,他将站在波士顿马拉松的赛道上

有着121年历史的波马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马拉松赛事

更重要的是

他是站在这个跑道上的第一位中国盲人


请把他的故事告诉更多的人

↓↓↓

■文/李琛


山东高密,严伟的家乡

 

看到“高密”这两个字,人们首先想到是红高梁、莫言……

 

但严伟的世界里并不仅仅只有红高梁,从小在高梁地里长大的他,虽然看不到外面五彩的世界,但他通过声音来感知这个世界,用自己的双腿来丈量这个世界。跑马拉松就是他了解世界的一个方式。

 

三天后,严伟就将站到波士顿马拉松的跑道上,他是这个有着121年历史的马拉松赛场上的第一位中国盲人。

 


创立于1897年的波士顿马拉松,是全世界最古老的马拉松比赛,也是六大顶级马拉松赛事之一。只有具备相当水平,达到其年龄分段成绩的业余选手才能获得参赛资格,是马拉松爱好者心目中的顶级殿堂。

 

然而,去波士顿的路并不顺利。

 

 

严 伟 是 谁




 严伟出生几个月后,被诊断为视网膜母细胞瘤,一种来源于光感受器前体细胞的恶性肿瘤,经过手术治疗,虽然保住了生命,但他的眼睛却完全失去光感,医学意义上的“全盲”。


8岁那年,潍坊盲校来高密寻找生源,父母便把他送到潍坊学习。15岁那年,严伟考入济南特殊教育中等专业学校,在这里开始学习针灸按摩。在济南,没有家人的陪伴,严伟不敢轻易出门,经常一个人待在宿舍里。长期的缺少运动,他的体重很快增加到了180。“因为看不到自己的身体,也看不到别人,我对肥胖没有多大概念。同学们说我比较胖,我才意识到自己的体型,便决定减肥,强健身体。”从此,严伟开始起自己的身体,找一起适合自己的运动。


2005年,严伟来到杭州工作,在一家盲人按摩店担任按摩师,他在这个城市前后工作了快两年,认识了很多朋友。但孤独感还是不时袭来,加之父母的牵挂,严伟在结束的杭州和北京的工作后,还是决定回到老家。


回到山东高密后,严伟租下了一套门面房,经营起盲人按摩生意。他靠这份工作养活自己。没有客人的时候,他上网学习,或者在室内做力量训练,他每天要跳绳1万多下。严伟对于新技术的掌握非常之快让人不敢相信,他能轻松地使用微信和记者聊天,还用跑步软件记录他每次训练的情况,发到朋友圈里。除了视障之外,他和我们没有任何区别。


严伟的同学基本都已结婚,他们的配偶大都是视障者。快30岁的严伟很想找一个视力正常的姑娘,“但是视力正常的好姑娘怎么能看上我呢?”严伟又否认了自己。


波马之后,他或许就会收获爱情了。

 

 

跑 马 心 路



 

20155月,严伟在上网时得知,北京将有马拉松比赛。他当时很想去参加,可是受视力限制,能否顺利去参加马拉松比赛,他有些顾虑。后来严伟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父母和妹妹并得到了他们的支持。每天晚上,父母都会陪着严伟去跑步,为这场马拉松比赛做准备。


严伟如愿站在北京马拉松的跑道上了。整个比赛过程让他非常感动,除了志愿者外,很多参赛的运动员都在帮助他。北马的参赛感受,深深地触动了严伟。


去年11月,严伟再次来到杭州,他在这里参加杭州马拉松。在杭州,严伟倍感亲切,在“黑暗跑团”几位跑友的陪伴下,他跑出个人最好成绩,是第一个抵达终点的视障跑友。严伟说,这一路过来有很多大神都陪着他跑,沿途观众的加油声让他很感动,“我真是努力忍着的,不然早就热泪盈眶啦……”


前后跑了7个马拉松后,严伟的“心”越来越大,他想要跑出国门,参加历史最悠久的波士顿马拉松。


“在跑完北马、无马、杭州后,对马拉松有了些新的认识。通过纪录片,最先了解的是德国柏林马拉林,后来,才知道了波马,知道了它有120多年的历史。想去波马当时也仅仅是一闪而过,根本没有太多的想法。”严伟称。


让严伟的梦想照进现实是在去年下半年,公益组织“黑暗跑团”表示可以帮助严伟实现这个梦想。黑暗跑团创始人蔡史印表示:“严伟的故事激励了我们很多人,在我们整个视障跑者群体中,视力是有差异的,严伟是最差的,他是全盲,没有光感,但他真的是非常热爱跑步这个运动。我从波士顿马拉松报名通道一开放就帮严伟报名了。”严伟报名参加波马的申请并不顺利,来回提供了很多资料和文件后,才审核通过


报名虽然通过,但严伟的赴美签证却是一波三折……

 

三 次 拒 签



 

413日上午,

上海南京西路的美国签证中心。


当签证馆同意了严伟的签证申请后,严伟心情久久难以平静,这是他第四次来到美国签证中心,前三次他都被拒签了


“心情非常复杂,几句话难以表达清楚。有一丝欣喜,也很无奈。”严伟几句话简单地概括了自己的心情。


227日,46日,411日,严伟曾三次来到美国签证中心门口,三次的经历完全一样,签证官以“不符合美国入境规定”无情地拒绝了他。尽管没有说明具体理由,但大家都能想到,签证官估计是怕严伟“逾期不归”吧,或者他根本想不到一个中国盲人能去参加马拉松赛。


严伟的“遭遇”也感动了很多跑友,大家都在朋友圈帮他转发。“黑暗跑团”创始人蔡史印也通过邮件方式向美国领事馆介绍严伟的情况,并附上了很多严伟参加马拉松的照片以及媒体的报道内容。很多美国和中国朋友也通过各种途径来为严伟实现这个梦想。


411日晚上,蔡史印接到一个电话,来电者是美国驻沪领事馆负责身心障碍部门的官员打来的,他称会再给严伟一次机会,让他在413日来面签。刚刚回到高密的严伟第二天再一次来到了上海。


13日上午,签证官告诉他,他的美国签证已经通过。

14日下午,严伟将飞往波士顿,这一天他久等了!


北京时间17日晚

波士顿马拉松

让我们为严伟加油!!



一起运动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