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质》丨叨叨日记

叨叨说2018-02-12 12:56:57


(一)

最近的北京一直在下雨。

以致于,记性一直不太好的我,也要强迫着自己出门带伞。

毕竟,随着毕业工作,“群居”瞬间变成了“独居”。

曾经在学校里,钥匙锁在屋内,给舍友一个电话就能回来开门,降温刚刚预警,就会收到学妹送来的围巾,看天气不好,课间发条朋友圈就有学弟来送伞的日子,彻底一去不复返了。

 

我站在雨中,兀自回忆着,竟然有点愣神儿。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个女生的“惨叫”,让我条件反射地后退了两步。

还没等我回过神来,一辆北京牌照的奔驰便从我面前疾驰而过。

 

一瞬间,水花四溅,骂声四起。

 

若不是我躲得快,恐怕被“颜射”都极有可能。

再看那姑娘,鞋、包、裙子已是污迹斑斑。

这时候,公交车到了。

等车的众人顾不上对姑娘表示同情,便一股脑儿地往车上挤。

姑娘或许是想回去换身衣服,可又怕折返换衣服误了上班时间,也就犹豫了几秒钟的工夫,就被互相推搡的人群从前排挤到了外围,一罐儿“铁皮沙丁鱼”瞬间便做好了。

 

“关门了,关门了,上不来的坐下一班吧!”车上的售票员扯着嗓子在喊。

我贴着车窗,瞅了瞅车外,才发现那姑娘没有挤上来。

身高一米六左右的她,就那样怔怔地站在公交站台上,像是一根被浪头打湿的稻草,眼神里透露出几分无奈的愤慨和焦急,纤弱中夹杂着几分现实的冷漠和戏弄。

 

她或许想骂人吧,可是即便她再大声,又有谁人听?

即便咒骂再恶毒,又有几人在乎?

前后不过三分钟的时间,奔驰车没了踪影,公交车驶离了车站。

世事如潮,纷纷前涌。

同为浪海扁舟,

谁又能为谁做片刻停留?

 

最后的那一眼,只见她蹲到地上,埋下头,哭了。

 

(二)


到了耿庄桥北的时候,上来一个头发银白的阿姨。

那阿姨大概六十岁左右的年纪,可能是出门时,正好遇到了狂风暴雨那一阵儿,所以衣服裤子基本上都被雨水打湿了。

这时候,我对面坐着的一个女生站起来说:阿姨,您坐吧。

 

不成想女生话音刚落,阿姨便一边笑着说谢谢,一边推让道:还是你坐吧,我身上都湿了,要是再把座位也弄湿了,别人就没法坐了。

突然间,有一种被人性温暖打动的感觉。

像是淋雨之后灌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姜糖水,顿时把体内的寒意都迫了出来。

 

如果说上一秒我还在佩服阿姨的素质,那么下一秒我便开始羞愧于自己的无良了。

 

只见阿姨站稳之后,立刻熟练地从随身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塑料袋来,然后把沾满水的雨伞折好,随手用塑料袋装了起来。

一切发生地是那样的自然,仿佛那是沿袭了一辈子的习惯。

 

而相比之下,我连伞骨都没有合上。伞面上残留的雨水,正滴滴答答地浸湿了我脚下站立的地方。

自己突然有种满口仁义道德被戳穿的感觉,仿佛被人用照妖镜照出原形了。

 

到单位之后,跟祥哥在水房打水时聊到了这个话题。

祥哥说他之前也见过有人随身带着塑料袋装雨伞。

我说:那你之前见过,怎么现在还不带呢?

祥哥说:老是记不住啊,况且现在大多数人都不会随身带的。

 

突然间,一时语塞,不知该怎么接话儿。

但是我心里却很清晰的知道,从今往后的雨天,我都会随身带塑料袋的。

毕竟,我的榜样,从来就不是那些“大多数人”。

 


(三)


因为单位领导要出国,所以同事让我帮忙去某司局综合处办理相关手续。

我拿着整理好的证明材料到了某司局办公室。只见办公室里有两个人,靠近门的A男正在用手机玩网游,而B男正在电脑前浏览球赛信息。(AB都是试用期主任科员,我们都是初次见面。)

 

当我向A男表明身份和来意之后,他竟然连头都顾不上抬,回了一句:这事不归我管。

我强压着火气问道:那您这边谁负责呢?

只见A指了指B说:找他。

于是,我来到B身边,向他请教怎样办理相关手续。

B仍是一副见惯了来人,爱答不理的样子,说道:那边有操作流程,你自己看。

 

若不是这一年的锻炼,让火爆的脾气有所收敛,恐怕我真能跟他干起仗来。

但工作之后,渐渐明白:事儿需要当下办,账可以秋后算。

所以即便是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欲出,为了不耽误领导行程,我还是强忍着怒火说了一声谢谢。

 

考虑到这个B男八成是个事儿妈,于是,我照着手册做出了一个证明函件初稿后,先拿给了同在某司局工作的一位朋友帮忙修改,确定无误的时候才拿给B盖章。

这时候,B看着那份函件,一边准备盖章,还不忘一边嘟囔:你这不自己能弄好么,还来问我干嘛?

这时候我实在是忍无可忍,回了他一句:你难道没听过,潜力都是被逼出来的么?

 

B男办公室出来之后,我接到一个在外出差的领导(副厅级)电话,让我帮忙订一张明天返京的车票。

领导在电话里的第一句是这样说的:你好小徐,我是XX。真不好意思,今天可能又要麻烦你了。

我说:领导您客气,都是应该的。

几分钟后,我给领导把车票定好,然后将车票信息发了过去,并附带着明天的天气预报。

 

晚上跟小弟说起此事。

小弟开玩笑说:B男对你服务态度不好,可能有俩原因。一个是他素质真不行,另外一个是你还不是领导。而你对领导服务态度好,原因就一个,就是因为想讨好。

若不是多年感情,可能因为这一句话,就得撕逼了。

 

我说:如果有一天,你明白了在工作当中,不是某个人要求你做某件事,而是某个岗位在要求你所在的岗位做某件事,或许那个时候,你才算是个真正意义的职场人吧。


毕竟,所谓的讨好,在我看来,不过是对待身处的工作岗位,尽可能地认真负责;而所谓的素质,其实就是一种工作能力。

 

(四)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一件事。

不久前,有人到单位门口来上访。因为门卫不让通行,他便在大门口大声叫嚷着韩部长的名字。声音之洪亮,让隔着楼道的大家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还记得那一天我正好去送件,路过某司局综合处。

只见某司局几个科级干部指着窗外说道:真是刁民啊!

 

而这时候,一个厅级领导也听到了,却对身边的人说了这样一句:

“看来我们的工作,还有很多做得不到位的地方。”

 

对待同样一件事情,却有着截然不同的思考角度。

一个是苛责别人,一个是观照自身。

孰高孰低,想必看官清眸明眼,自有公论。

 

(五)


依稀记得,很久之前看过梁实秋先生的一篇文章。

他在文中描写了这样一个大概的情节:有一天,他邀请了一些饱学之士,到家中围炉夜话。那一夜,大家相见甚欢,围绕东西方素质与文明的主题阔论高谈。而在他们走后,梁先生却突然发现,一夜谈说下来,留下的不过是一地瓜子壳堆积如山,而已。

 

果然,文化与文明并不是一个东西。

一个人素质的高低也与知识的多寡不成正比。

还记得刚读研的时候,跟在报社工作的华哥聊起过类似的话题。

我问他:一个人的素质是由什么决定的呢?

华哥说:我觉得,真正的素质,来源于“知耻的程度”。

 

时光悠悠,不经意间三年已逝。

如今再想起华哥的这句话,依然觉得是真理。

 

 

(六)


前几天,小苏毕业,问我是该去大城市还是小城市。

我说,这种高深的问题我实在是回答不了。

他说,那我换个方式问。

“你毕业时,为什么在威海、济南、北京三个工作地点里选了北京呢?”

 

我说:我是想向更优秀的人学习。

 

他说:那威海、济南就没有更优秀的人了吗?

我说:有啊。所以我也并不排斥威海济南啊。

 

他说:那你不排斥的话,为什么不去威海济南呢?

我说:假如我去了威海济南,你是不是就会问我为什么不选择北京呢?

 

他想了想,一副稀里糊涂又假装听懂的样子。

 

其实我毕业的时候根本没想过要去哪里,坦白来讲是一直被时间推着走的。

如果非要找一个选择北京的理由,那就是因为北京这边给的录用通知早,于是就选择北京了。

 

后来,小苏说,如果我去了一个小城市,该怎么办呢?

我说:你只需要记得两点就可以了,第一是相信每个城市里都有比你优秀的人。第二是找到他们,并向他们学习和靠近。

 

他说,除此之外呢?

我说:除此之外,就是记得每个城市里都有素质低劣的人,你要能够发现他们,并远离他们。

 

(七)


即便是和谐社会,这个世界上都永远有好人,也永远有坏人。

哪怕是人人平等,这个社会上也永远有高贵的人,也有卑贱的人。

就像是在北京这样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也同样有靠捡废品捐献希望小学的人,也有以一口京骂为自豪的人。

 

山有起伏,水有清浊,我觉得这并没有什么不好。

正因为有了差别,努力才有了方向。

正因为有了方向,随后才有了选择。

而正因为选择的千差万别,才有了这人间诸相、人生百态,

才会让我们找到那个自己想要成为的人,并为此倾注一生的渴望。


那些优秀的、高素质的人,就像是黑夜里的一束火把。你并不见得,一定要占有它,然后拥它入怀。因为你只需要努力向他靠近一点,就能够感受到力量和温暖。

 

这就像是夸父追日,在踏出第一步的时候,就注定了是一场悲剧。

可是,或许在夸父看来,这并没有悲情的味道。因为知道自己一直在向太阳靠近,他也就心满意足了。

 

想起之前禅寺师父提到的一个故事:

一个一心求佛的人,

却始终找不到佛。

于是他阅遍经文去找佛的论述,

行遍天涯去寻佛的足迹,

却依然无缘得见佛的真身。

 

但是,即便没有佛祖面授机宜,

他却从未放松过自己的虔诚和努力,

他开始参照书中佛祖所述的标准去规范自己,

开始发大愿“令众生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

开始怀揣着对佛祖的敬意,单丁行脚,开坛布道。

就这样过去了好多年,他带着“一生未见佛祖”的遗憾圆寂。

 

而他不知道的是:

在他圆寂之后,受他点拨恩泽的人,竟为他造像立碑,称他为“佛祖”。

 

(八)

好了,一周没码字了,一抬笔就这么啰嗦。就此打住吧。

外面又阴天了,我要去找个塑料袋准备装雨伞了。


——2016.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