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成长03期:因爱而生 孩子的纯真是最好的回报——记济南泺源学校 张虹

山东教育第一媒体2018-06-02 08:47:54


        2016年9月,济南市教育局与新浪山东教育频道联手打造“陪伴·成长”系列专题报道,今天推出第三期《因爱而生 孩子的纯真是最大的回报——记济南泺源学校 张虹》。

记者用镜头、文字,记录下每一位普通教师与学生们平常的一天。

谨以此文,希望更多的人了解一线教师真实、琐细、忙碌的工作与生活。

谨以此文,献给默默前行的教育工作者。


        张虹,50岁,已有34年的教学经验,2004年开始从事特殊教育工作,现在是济南市泺源学校小学三年级的一名普通班主任老师。同时负责语文和康复课程的教学任务。张虹作为学校年龄最大的班主任依然跟很多青年教师一样,奋战在特殊教育的教学一线。

       济南市泺源学校是济南市市中区唯一一所九年制智障儿童学校。学校目前在校生97人, 主要招收中、重度智力残疾少年儿童。

       张虹每天早上需要到校门口把孩子一个个接进学校,由于学生智力方面的特殊性,只要一进学校门就意味着每一分钟都不能离开老师的视线。张虹习惯性的给孩子一个热情的拥抱,给孩子整理下未穿戴整齐的衣服。

       2004年之前张虹是在普通学校工作,一开始来到特殊学校也有诸多不适。比如,很多学生学生刚入学没有进公厕的习惯,经常会拉在裤子里或者尿在裤子里,张虹就得亲手给他们清洁个人卫生,换上干净的衣服、清洗衣物。

       普通孩子到教室脱外套、放书包、拿作业一类的动作,这里的孩子都需要班主任的帮助和引导才能完成。

       新生入学智力测评,张虹班里学生的平均智力水平不到三岁,其中还有几个学生根本测不出智商。而对这里大多数的孩子来说,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 身上的症状会越明显,老师管理起来的难度也会越大。

       患有自闭症的学生不但有自残行为,而且会攻击他人,被踢一脚、打一巴掌对这里 的老师来说是家常便饭,张虹也不例外。有一次,张虹被一个学生狠狠的咬住胳膊鲜血直流,是当时戴的一个手镯救了她,否则胳膊上的整块肉都会被撕下。

       上下楼梯有困难的学生,张虹习惯性的伸出一根手指,让学生牵着。严重一点的需要搀扶和引导。

       虽然学生是三年级了,每个课间张虹都坚持带学生走进厕所,锻炼上厕所的意识和习惯,直到他们慢慢适应。

       而对张虹来说最大的不适应还是学生的学习能力,普通学校的学生两个课时就能掌握的东西,这些孩子可能反复一个月都不会,这就要求老师有超乎常人的耐心,每天不断重复。
       这节课的内容是“自己叫什么?”,是上学期已经学习过的内容,学生还是很难顺畅 的说出自己的名字和家庭住址。这些可能不单单锻炼孩子的学习能力,更是为他们以 后的生活提供一份便利和保障。
       一撇一捺,对三年级的孩子来说都很难称之为“困难“”,张虹却需要手把手的教。
       张虹没课的时候,学生的下课铃就是张虹的上课铃,下课铃声一响,张虹就迅速到自己班里,组织孩子喝水、上洗手间、休息。
  
       “太棒了!”“你真棒”是张虹的口头禅,冲孩子伸出大拇指是张虹的招牌动作,张虹坚持用耐心和爱心鼓励班上的每一个孩子。
       有些症状比较严重的孩子,家长每天都陪同上学。张虹班的小盈有自残行为,不停地用手击打自己下颚,手背和下颚都是长期击打形成的老茧。
       张虹介绍到,体育课这些孩子只要能在老师的帮助下从台阶上跳下来,就很成功我们就很开心了。
       班里的学生中午都在校就餐、午休。张虹从来没有跟学生同时吃过饭,很多孩子自己吃饭的能力很弱,张虹先照顾吃饭不安分的孩子。
       不能自己吃饭的,张虹就亲手一口一口的喂,直到用餐结束。而这时的张虹早已汗如雨下。
       学生用餐结束紧接着就是午休,要让这些天生爱动、不太听指挥的孩子躺下睡觉不是件容易的事,虽然有生活老师组织安排,张虹还是不放心班里的孩子。把自己的午饭随手放到一个教室,亲手把学生送到生活老师手中,照料学生躺下张虹才算放心 。
       临近中午一点,张虹才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早已打好的午饭就放在办公桌。我们提醒张虹很晚了先把午饭吃了。张虹说已经习惯了,忙了一中午现在还吃不下。

       理论上,学校是不让老师在办公室用餐,但很多老师根本来不及在餐厅就餐,也就经常的给老师们开绿灯了。这时候张虹的午饭已经没有任何余温。

       学校保安几次遇见我们说“小浩浩刚来的时候啊,一天拉三次,张老师就给他洗给他换,亲爹亲妈都没有张老师这样的,你们可得好好采访采访她,这是我亲眼看见的,唬不了人!”

       很多家长不愿意向学校交待孩子的病症,甚至连孩子的服药的情况也不愿向班主任透漏,这无疑又增加了老师教学的难度。很多事情只能靠老师自己发现。

       张虹班的薇薇(化名),有段时间特别爱睡,课间同学玩耍的时候她也在睡觉,有时体育课上都能睡着,张虹觉得很不正常反复向家长询问、沟通薇薇这的情况,最后不得已家长才愿意说明,原来薇薇正在服用一种药物,副作用之一就是嗜睡。张虹说,像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

       康复课上,张虹带学生识颜色,要想让这些三年级的孩子分辨红色和蓝色,张虹一节课就要重复十几次。

       考虑到学生的安全问题,这里学生的书包里几乎不放笔,课堂上需要用笔时分发下去,用完随时收回,一节课也要重复多次。

       因为学生学习能力上的障碍,课程很难如期推进,目前三年级的孩子依然在用二年级上册的课本(左),张虹手上三年级上册的课本(右)崭新如初。

       放学,张虹把孩子交到家长手中,并逐个向家长交流孩子在校一天的情况才算放心。

       学生放学后,张虹自己工作却刚刚开始,梳理一天的工作、批作业、备课。

       张虹说,我今年五十岁临近退休,不一定能够带到他们毕业,但只要身体条件允许我尽可能的往上带,教育局局长来学校的时候说过“爱自己孩子的是人,爱这些特殊的孩子是神。”我愿意把这份神圣的工作延续下去。


2017山东高考一群 471130377

2017山东艺体生291289091

2017山东高考三群 551723245

2017山东高考四群 517305431

2017山东高考五群 305418514

2017山东高考六群 304897061

2017山东高考七群 462185467

2017山东高考 118154339

新浪微博:@新浪山东教育频道

http://weibo.com/sdjiaoyu

山东教育第一媒体

微信号: shandongjiaoyu01

山东第一教育媒体,为您带来山东教育最及时、最权威的资讯!偶尔煮碗鸡汤,偶尔吐吐槽,和学生、家长、职场的你一起成长!

现在,你只需长按二维码图片,就可轻松识别、关注我们了!~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了解详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