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城二中搬迁,环保与污染的恩怨就会了结吗?│无风

无风2018-06-19 13:02:03

在齐鲁制药厂的官方网站上,这家企业自称“以维护人类健康,以满足社会需求为己任,以先进的科学技术为依托,致力于研制开发治疗常见病、多发病及其它多种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疾病的药物”。

但极具讽刺意义的是,就是这样一家以维护人类健康为宗旨的制药企业,最近两年却屡屡被批评为“污染人类健康的不良企业”,占据此间舆论场的风口浪尖。

早在今年4月,因为齐鲁制药东厂污染严重,一墙之隔的历城二中学生不得不戴上口罩上课(详见)历城二中与齐鲁制药的双方博弈趋于白热化。

在此之前的去年4月和今年的8月,齐鲁制药东厂又分别发生了一次爆炸和火灾事故。

10月10日,齐鲁制药企业废水回收车间回收罐发生泄爆。尽管无人员伤亡,环保监测也无有害物质,但齐鲁制药的存在,已经令历城二中的师生与家长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在一番努力之下,10月14日深夜,历城二中官方网站发表致家长的一封公开信。信中提及,在各级党委政府的重视下,当地政府给出了问题的解决方案。


方案分为近期和远期。近期一是做好天和惠世公司全面停产,安替比奥公司涉气涉爆车间停产工作;二是建立监督机制,环保、安监成立工作组,入驻历城二中和齐鲁制药厂,实时监测监控企业生产,直到二中完成搬迁;三是在聘请专家做好风险评估基础上,排出涉气涉爆危化车间搬迁时序;四是责成齐鲁制药厂明确完成高浓度废水处理设施迁建工程并投入使用的时间节点。

远期则要做好二中的搬迁工作。按照规划,历城区拟将历城二中迁建至唐冶新区,并按照打造百年名校的目标,在学校搬迁过程中,确保教育教学质量不降低,确保教师利益不受损,确保师生有更好的工作学习环境。新学校将在今年年底开工建设,一年半建成搬迁。

就此,有媒体评论说,历城二中与齐鲁制药的恩怨就此了结。

且慢。

客观地说,这次的解决方案是务实而理智的。众所周知,因为污染的不可调和矛盾,要解决问题,历城二中与齐鲁制药两家只能有一家搬走。单就搬迁成本与现实因素考量,一所学校的搬迁可能要比一家企业的搬迁相对容易一些,这也是为什么最终选择搬迁的是历城二中。在搬迁之前,齐鲁制药东厂全面停产,并在环保与安监的监督下生产,防止再出意外和毒害师生。

这也算是双方互相让渡的结果。历城二中放弃了1958年建校以来的近50年的老校区,齐鲁制药则要放弃一时的经济利益。这样的结果对双方都可接受,对社会各界也算是一个交代。

教育环境与经济发展是个矛盾难题,民生与经济之间有冲突,也有利益。以齐鲁制药的生产规模、市场地位和纳税贡献,这家企业对当地经济的带动,毋庸讳言。但这并不能成为这家企业就可以漠视民生需求、无视环保生产的理由。事实上,两年之内接连出现被社会指摘的生产事故,说明这家企业在内部管理与安全生产上存在漏洞,对一墙之隔的学校抗议,也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否则也不会事态恶化到师生家长抗议上访的地步。

另一方面,今年4月14日,根据济南市委书记王文涛“把师生和周边居民的生命健康放在首位”的要求,济南市政府向齐鲁制药发出通告,责令其在8月20日前,将制药废水处理设施迁离历城二中,对化学合成车间特别是距离历城二中较近的车间,按照原有计划,加快向德州临邑搬迁,减少异味排放。

但如今已是10月,废水处理设施和安全隐患车间至今仍没有按整改政令搬迁。相反,在8月和10月,齐鲁制药东厂还出现两次火灾和泄爆事故。因此,最近的事故发生后,人们愤怒的不仅仅是企业的安全生产落实不到位,恐怕更多的还是企业的傲慢——对搬迁政令推拖迟延。

有媒体评论甚至将此上纲上线为“市委书记与首富的博弈”。据《山东商报》编制的《2016年山东富豪榜》显示,李伯涛家族2016年坐拥财富总额达172.71亿元,为济南首富,名列山东富豪榜第26位。齐鲁制药2015年销售收入12亿元,纳税1.15亿元,纳税总额位列山东全省医药行业第一。

如果没有与历城二中的污染纠葛,坐拥亿万财富制造者和上亿纳税贡献的齐鲁制药,应该是经济领域里的明星,其对地方经济的带动与贡献,甚至可以成为济南经济乃至山东经济的名片。

但恰恰是因为其在一次次危机事件中的沉默,让人对这家企业的商业伦理和企业公民的责任产生了质疑。在如此汹涌的舆情面前,企业的“鸵鸟政策”只能是让其备受指责,其所取得的经济成就也一并被株连否认,甚至被贴上“为富不仁”标签。

因此,当历城二中确定两年内搬迁,有人又开始为当地的百姓担忧,认为齐鲁制药如果不继续改善生产流程及采用环保工艺,依然会“毒害一方”。这正如无风君一向坚持的论调:即使齐鲁制药搬离到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如果不能在严格的执法检查下倒逼污染治理,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若干年后,或许会有另一个历城二中奋起抗争。

事实上,随着济南东部CBD的建设及若干招商引资大项目的落地,济南的东部已经成为发展中的热土。历城二中这次搬迁的新址唐冶新区,可谓让“网红”唐冶又火了一把,瞬间变成了学区房;就算学校现在的旧址,将来也已纳入开发地块,包括周边的村庄,也将面临着开发与建设。

环保与建设,民生与经济,这对发展中的恩怨情仇,绝对不是一个企业或学校的搬迁就能化解的。背后折射出的科学发展与绿色发展的理念,才是真正了结恩怨的关键。

在时代面临的发展主题面前,经济需要振兴,需要一个好的营商环境;但另一方面,企业要切实负起社会责任,政府要加强监管,经济的发展绝不能以牺牲一代人的生命与健康为代价。

环保与污染的冲突恩怨,或许还会上演。但冲突过后,化解恩怨的共识需要达成。达成这个共识需要智慧与理性,但防止的是,既不能被民粹裹挟,也绝不能屈从资本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