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死辱母者”背后,民营实体企业该如何续命

支点杂志2018-05-24 07:16:36


如果催款人没有做出侮辱女企业家的行为或许悲剧不会发生,如果女企业家能够通过正规渠道借款或许悲剧也不会发生……一个刑事案件,如同一面棱镜,折射出民营实体企业的融资难题,也折射出经济大环境下的人性与悲欢。


陈志武先生曾利用清代1732-1895年间近5千件命案记录,对民间借贷双方关系定量分析,结果表明:在借贷纠纷引发的命案中,一旦借贷率高于0,被打死方为贷方的概率超过借方,而且利率越高,贷方死亡的可能性也随之增加。这个研究实际上对“刺死辱母者”案仍有启发。




舆论哗然的判决背后是实体融资难的现状


事件发生后,在舆论中引起一片哗然,最主流的观点认为:“于欢刺人事件完全是由于“讨债人”用极端羞辱人的方式逼出来的。”于欢作为一个22岁的血气方刚的青年,在被催债者限制人身自由,母亲被当众凌辱的情况下,心理崩溃属于情理之中。当场刺伤11位催债者中的4人,其中羞辱他母亲的杜志浩自行驾车前往医院后因失血过多而死亡。下面是一则网友留言:



抛开事件本身,这场催债血案从侧面反映了地方实体经济——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窘境。银行贷款门槛高,资本又不关注创新能力弱的地方实体经济,苏银霞被迫去找高利贷,却意想不到跌入了“深渊”。


资料显示,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注册资本为1亿元人民币,并在济南设有分公司,法人皆为女企业家苏银霞。企业的经营范围主要集中在制造业。包括:生产减速机、汽车配件、轴承锻件等。


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位于冠县工业园区内,济邯高速(青兰高速)冠县出口南500米,占地120亩,注册资金2000万元,现有职工200人,其中高级技术人员16名,自主设计研发人员10名。



一个能够为当地解决200个就业岗位的中型实体企业,在月息10%的复合利率下就这样被压垮。月息10%的复合利率到底是什么概念?这相当于年息313%,远远高于国家规定的合法年息36%的上限,本身就不受法律保护。苏银霞在还款已经远远超过借款本额上百万的情况下,依旧还不清利息。


看似风光无限的女企业家在高利贷面前也被逼得“走投无路”!

 

苏银霞案件像一面棱镜,折射出在创业维艰的环境下企业家不仅承受着挑企业大梁的压力,为了保住企业连做人的尊严也被不断剥夺。实际上,这并不是个案。

 

此前,一家三线小型制造企业的创业者小王在进货时,面临部分资金短缺。时间紧迫,额度又不高,为解燃眉之急,小王求助于国内一家知名的P2P网贷平台,这家P2P平台当天就进行了放款,小王这批货顺利购入。

 

可没想到的是,几天后收到的合同让小王大吃一惊。2.5万元的贷款却有将近4.1万元费用,再加上利息,一共需还8.5万元!将费用和利息折合,年化负担超过60%。


合同金额和下款的金额完全不同,并且事前完全没有告知。换句话说,对方正是利用小王着急用钱的心理与小王签了一份阴阳合同。


地方制造业利润低、融资难根源在哪


最近一则火爆朋友圈的隐喻或许能给出一个答案:



制造业低迷到底怪谁


房价、股价、资本这些与实体经济包括制造业在整个经济链条中有非常密切的关系。打个比方就会比较容易理解,如果消费者把手头的钱都拿去买房就不会购买制造业的产品。


如果银行都把钱贷给普通消费者进行购房贷款,给制造业的资金也就更加有限。至此,经济增长还是得靠投资、靠房产,寄希望于消费升级、内需拉动眼前看还不太现实。

 

近两年伴随楼市疯狂的是货币放水、P2P等金融监管的乱象,直接后果就是脱实向虚,从而导致的“民间投资”遭遇断崖式下跌。


 


制造业本身就滴水不漏么


经济低迷、货币宽松、楼市泡沫造成的资本脱实向虚确实是中国中小制造业窘迫的重要原因,但同时我们不禁要问制造业本身就滴水不漏么?

 

诚然不是。

 

都说制造业成本低。比如做一次性塑料袋包装袋,进入门槛低,技术含量低,没有技术壁垒的制造业肯定竞争激烈成本低。高的当然也有,高到航空发动机,也是制造业,所以这个只能分类去讨论,不能笼统地说。不过东部沿海肯定要制造业升级,这是必然的。


读者不禁会问,那国外的制造业利润就高吗?一位中国的日企高管曾说:“日本人做制造业没有50%以上的毛利是不会做的。”


那么美国呢?美国由于能源技术革命,生产成本已经下降很多,跨国企业回流应该是利益驱动,而不是政府号召的结果。对号召振兴美国制造业的特朗普等政客而言,更多就业意味着更多选票,所以制造业回流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对中国来说,制造业成本优势已经所剩无几,我们靠的是产业链聚集和不断提升价值链位置才能继续玩下去。所以低端制造业现在不是要扩大产能,而是淘汰过剩产能。


小的代工厂和加工企业,如果没有特别的竞争力(竞争力包含技术/价格/交期),肯定会逐渐倒下,取而代之的是管理水平高,技术先进的大中型制造业企业。总之,中小制造业的竞争力逐渐减弱这里面有外因和内因。

 

看到这里,或许有些读者会问,制造业好坏关我什么事?其实这里说得很清楚了,制造业的情况反映的是实体经济脱实向虚,这不仅仅会导致房价高企——清华毕业生也买不起一幢学区房,更有可能使没有核心竞争力的劳动者面临失业,影响最大的是80、90后,要知道80、90的退休年龄要延迟到65周岁以后,没有核心竞争力将会是怎样的一番晚景?

 

所以,在同情于欢母子遭遇的同时,我们或许也像冠县工业园22位帮于欢母子打官司的企业家一样,有着深深的不安全感。


不安全感的根源在于,不仅对于中国制造业,而且对于这个时代的每个人来说都已经到了这样一个地步——“物竞天择势必至,不优则劣兮不兴则亡。”


END


来源:品途商业评论,作者尹天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