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入医务社工 推进公立医院以病患为本

中国社会工作者2018-06-19 11:57:1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郝彩虹

作者单位:中华女子学院性别与社会发展学院

2015年5月17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这一指导意见与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2009)、卫生部等五部委《关于公立医院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2010)以及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意见》(2012)等文件相呼应,共同构成国家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重要部署。作为国家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关键一环,公立医院改革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目前关于公立医院改革的指导意见,主要集中于服务体系规划、管理体制、补偿机制、运行机制以及监督机制等方面。这些方面的改革从长远来看将有利于回归公立医院公益性,激发其活力,增进其社会效益。但从医疗服务使用者的角度看,他们除了希望能够实现以合理的医疗服务费用享受更为专业的诊疗外,还渴望在就医过程中获得作为一个人的尊严和尊重。换言之,具体的医疗服务使用者对于公立医院改革效果的认知和理解是极其现实和细微的。这就要求公立医院改革将服务提供机制的创新纳入全盘考虑,借助新一轮改革,真正实现以病患为本的服务定位。

  众所周知,目前我国的大众医疗服务定位仍停留于传统的生物医疗模式,精细化的专业科室分工使得病患往往被医护人员视作具体器官的存在,诊疗的重点在于器官的生物性治疗和康复,而病患作为独特的人的多样性被忽视。然而,现代医学早已认识到人是由生理、心理、社会三方面因素交互影响的整体,并提倡综合考虑三个维度的全人照顾模式。关于全人照顾模式,社会上也存在一定质疑:目前中国的医护人员已经处于超负荷工作状况,全人照顾模式不具有可行性。事实上,这种质疑并不全面,因为医疗机构中除了医生、护士及护工之外,还有一个可发挥重要作用的群体,即医务社会工作者。医务社会工作者是医务社会工作的实际执行者,而医务社会工作在发达国家以及我国港台地区已经是常规的制度设置。

医务社会工作是指社会工作者在医疗卫生机构中与医疗团队合作,在社会工作价值观的指导下,运用社会工作的知识与技术,服务于病患、家属以及社区民众,协助他们处理和疾病、治疗以及康复相关的社会、心理问题,从而提升医疗效果和民众健康水平的职业性活动。医务社会工作秉持社会工作以人为本的基本理念,将人作为一个生理、心理、社会相互作用的综合体看待;其工作内容包括个案、小组、社区等临床工作、医疗团队工作、志愿服务、链接社会资源以及教育训练和研究等;其目的主要是协助病患及家属解决具体困难、适应医院环境、获得资源支持以及缓解医患矛盾等。

  事实上,医务社会工作在我国并非新生事物。早在1921年,协和医院就率先在全国创立了“医务社会服务部”,并开展了医疗救助、家访随访等服务。此后,济南、南京、上海、重庆等地的一些医院先后设立了医疗社会服务部,开展相关服务。近年来,随着社会工作教育、实务以及研究的发展,从2000年开始,京、沪、深、广等地的一些医院先后开始探索新时期符合院情的医务社会工作,并已经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总体来看,医务社会工作在当下的社会认知度和认可度仍然比较低。

  在医疗改革背景下,如何保障资金供应对于发展医务社会工作至关重要。这就涉及医务社会工作模式的选择问题。美国的医务社会工作主要由医院设置的社会工作部开展,同时根据医院规模配置医务社会工作者并将其作为医院正式雇员。很显然,这种模式下医务社会工作的经费是纳入医院统一的财政收支预算的。与美国不同,我国香港地区的医务社会工作虽然也由医院的社工部开展,但注册医务社工的管理归社会福利署和医院福利管理局负责。如果说美国的医务社会工作者是隶属于医院的,那么,香港地区的医务社会工作者则是以“第三方”立场为患者提供服务的。我国目前的医务社会工作实践模式多样,既有以上两种模式,也有青年志愿者服务、国外经验介绍和引进、专业实习介入等,模式不同,经费来源渠道不同。因此,在回归公益性的改革背景下,公立医院可以采用由卫生主管部门统一在院内规划设立社工部,并按照医院规模确定人员编制和经费预算的模式,也就是建立常规的医务社会工作制度。

  当然,中国公立医院本身的差别很大。县级医院、社区医院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稳定和扩充现有的医护人才队伍;而市立医院,尤其是综合性的大医院,则需要在原有的人才队伍建设基础上,将完善服务提供机制纳入议事日程,即引入医务社会工作作为常规服务提供机制,除了治疗病患的身体之外,关注其心理和社会状况以真正做到病患为本的全人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