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届叶圣陶杯一等奖】像山一样活着

浙江高中语文团队2018-04-05 13:53:50

像山一样活着

 

我曾玩过一款叫“Mountain”的游戏:每位玩家会拥有一座造型独特的山,山底有虬曲的根系裸露于虚空。山上起初只是满目荒芜,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山体会逐渐生长出一片片葱绿的森林,或是开满不知名的花朵。与此同时,天气和季节也在悄然改变。玩家们所能做的,只有静静聆听满山春雨,或是欣赏秋日阳光下层林尽染的风光。但我却久久沉醉在这不同季节里迥异的山色,任一夜夏雨涤荡我心,将整座山都变得清洁而明净;须臾后,竟已是白雪落满山头,唯独剩下呼啸的风,徘徊在落寞的山河人间。

这样一醉便是许久。手机里各色应用添了又删,唯独这座无言的山,始终留在最初的位置。我始终为它钟情,仿佛他盘曲的根系,扎入的是我心底的土壤。面对这座山,仿佛所有的悲喜都有了去处;只因它四季的音色与美景,已是对我心声最好的回应。

但不只我一个人偏爱山。柳宗元爱它“千山鸟飞绝”的岑寂,李白爱它“相看两不厌”的坦然。就连异域的石川啄木也曾为这无边落木、万籁俱寂的静美所折服,而写下一支支短歌。从古至今,那么多人们贪恋着山,那么多城市也贪恋着山。我记得济南冬日被群山拥抱的温暖,也记得成都“窗含西岭千秋雪”的壮阔和隽永。多少依山而建的城镇,多少流落他乡的游子,希冀着山的依靠和保护。中国人的血脉里,逃不开那一座沉稳又坚毅的山。它的影子逐渐沉淀下来,几轮历史的风霜过后,便已融入了中华文化中安定的部分,是四季无穷的变幻,也是故土无尽的依恋。有山,便有城市和人群扎根于此,便有文化的种子播种于此,歆享一方脚踏实地的温暖,与千帆过尽的祥和。

也许人人心里都有一座山,然而,随着社会的变迁与科技的发展,这座稳固的山体已经被打磨到失去了紧咬的力度。我们走在脚步越来越快的人群中,生活在互联网技术渗透到极致的世界里,却似乎早已忘记上一次为第一场冬雪惊呼是什么时候,上一次享受拂堤杨柳与浩瀚星空是何等的快乐。来自各个角落的压力让我们的山逐渐失去的自信的悠闲,失去了那份品味春花秋月好时节的闲情,也失去了静下心来,放慢脚步的祥和。我曾经为奈保尔《抵达之谜》开头中大段大段的景色描写感到惊奇,陶醉于那水彩画般清丽的景色中时,我却突然忆起,我们的文学作品中,又有多久未曾将无尽的情思寄托于这山水之中了呢?

张晓风说:“是中国人,就有权利向上帝要一座山。”或许,今天的我们,的确需要一座真正的山,让它教会我们如何行走,如何思考,如何生活,如何拥有一颗像新海诚那样细腻的心,去捕捉生命中的寂静之喜。

我们需要一座四季常新的山。在这里,我们可以放空灵魂,抛开城市凡尘的喧扰,信步漫游自然与思想的殿堂,而不致使自己在越来越快的脚步中,失去了那份沉静与坦然。

我们还需要一座坚定如信仰般的山。纵然社会并未遍布战火,我们仍不能遗忘内心的坚守,如《伪装者》中的明楼,时刻心怀家国与天下之大任,时刻保持着对社会的理性和责任,时刻保持着对民族文化的自信与敬畏。它们从不是口号,而应如心底的一座巍然不动的大山,始终满怀热血与虔诚,和宁静的风度。

但我们依旧应饱含着无尽的希望,因为每一个人的山就立于心中,微风拂过,阴霾下遍地都会是芳草。只需静静触碰内心的那座山,我们便得以和真正的自己对话,静到可以听闻庭前花开花落的从容,像一座山那样,学会真正体面地活着。

 

    浙江省宁波中学604 徐婉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