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们面前,我们还有什么想不开放不下

李延伦书法艺术2018-02-12 14:03:57

  让生命作证(之九)

     ▲多脏器癌转移患者上台分享感想。

中午吃饭,说起几天来大家的变化,我对身边前来培训的癌症患者(学员)说:“不知道是因为和大家待的时间长看习惯了,还是大家真的变了,我总感觉这些天大家一个个都比刚来培训班时精神了很多,苍白的脸上有了血色。”大家都说,是真的变了。因为经过几天的心理疏导,大家的心脑通了,想开了,把很多精神上的负担放下了,经过气功训练气血畅通了,脸色自然也就好看多了。

也许是这话触动了刘姐的脆弱处,坐在一边的刘姐一边夸自己气色好了,一边掉开了眼泪,说她的老公多年前就去逝了,家庭的负担全落在了她一个人身上,这些年各种压力把她压垮了……。在大家都劝说刘姐不要再提伤心往事的时候,坐在同桌的一位肺腺癌患者说起了自己的身世。1996年,在一周之内,她父母双双去世,那时自己整日以泪洗面,有半年多时间,每天晚上都会在睡梦中哭醒。更为不幸的是,不久丈夫又和她离了婚;后来又找了个老公,但在自己患上癌症后又被抛弃。她说,她现在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抱怨,唯一的想法就是保命。如果命没了,什么都没了。

这位女士之所以说她的身世,是为了安慰刘姐。她是用自己的惨状来安慰比自己相对幸运的不幸人。其实,就像济南的一位癌症患者总结的,癌症患者人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人人都有一本血泪状。

前几天,在山下的练功场地上,我发现有一位女士脸色透着暗灰色,行功不久便蹲在地上,看上去极度虚弱,像是被风一吹便会摔倒的样子。她并不知道我是来体验生活,看我倚在河边的栏杆上,生起了“同病相怜”之心,和我攀谈起来。问起她的病情,她说的第一句话是:“说出来怕吓着你!”

原来,这是一位高龄孕妇。在怀上孩子六个月后查出了结肠癌,更为可怕的是,癌症还转移到了卵巢和肝上,不得不进行手术,孩子自然是保不住了。这次来参加郭林气功培训班,是在刚刚化疗后的第二天便来到了这里。由于是插班进来的,每次吃饭都是端着饭碗在各个排满了人的饭桌上打“游击”。在她的身上,我看到了什么是病入膏肓,什么是生命渴望,什么是生命的顽强!

其实,她还不是最重的。上午,李英伟老师在室内给大家讲授“升降开合松静功”时,请了一位来自潍坊的女学员走上讲台,分享了她的经历。她叫王丽君(音),2012年患上乳腺癌,先后转移到肝、骨、脑、肺和淋巴等多个脏器上。像这样重的癌症,即便不进行放、化疗,其身体上的折磨也可想而知。然而,她却在感恩。她说,20166月她开始练习郭林气功,自那以后,再进行化疗,她就不用吃升白药了。在说这些话时,她脸上始终挂着笑容,看上去根本不像是一位多脏器转移的癌症患者。

她,一定把生死看得淡之又淡,一定认为生命的每一天都是赚来的。当一个人在生命的磨难中把这世界看透了,超然于功名利禄之外,癌症又算得了什么?

在我眼里,他们个个都是英雄。在癌魔面前,他们抗争了,努力了!正如同样患者癌症的李园长所说:“死了,我们都是英雄;活着,我们就是战士!”

看看这些癌症患者,这些与癌魔进行殊死搏斗的“战士”,我们人人都应该感觉幸运,人人都应该懂得感恩。在他们面前,我们这些健康人还有什么想不开、放不下?

衷心向这些抗癌“战士”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