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在成为另一个阿里巴巴的路上怎么走?

智慧城市运营平台2018-01-12 15:31:29

浪潮将AB创客升级为“中国数商”,这种升级背后,浪潮对行业的认知和资源的掌控又发生了哪些变化?要成为数据流通领域的阿里巴巴,浪潮还需要迈过哪些门槛?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浪潮集团董事长孙丕恕在北京举行了长达两小时的媒体沟通会。我们来看看这个媒体沟通会上透露出了哪些重要信息。

 

浪潮新定位:数据流通领域的阿里巴巴


“在政务云市场,各地政府对政务云运营服务的供应商的选择,在2017年将结束。”全国人大代表、浪潮集团董事长孙丕恕在北京举行的媒体沟通会上,放出这么一个重要信号。


这句话,宣布了政务云市场的入口争夺战基本上尘埃落定。



过去一年,孙丕恕马不停蹄出现在浪潮和各地方政府在大数据和云计算领域战略合作协议的签约仪式上,这种站台活动几乎占去他一半工作时间。现在,手握114个政府大单的浪潮,下一步就是对这个市场的深耕。


桔子财经观察到,在去年7月浪潮提出公司+AB创客的大数据双创模式后,今年又将“AB创客”这个概念升级为“中国数商”。“浪潮将致力于成为数据流通领域的阿里巴巴。”孙丕恕说,浪潮要构建一个面向全社会的、低门槛的创业大平台,大数据双创培育出的数商,将成为继电商之后推动产业转型的新力量和创新创业的爆点。


“数商”从宏观上讲,是指围绕大数据产业链产生的整个产业生态,对标的是电商这个生态。以阿里这个大平台的体量来讲,如今它已成长为中国经济中可能是最大的单一构成部分,最大的增量来源。去年,它的交易额超过3万亿,淘宝平台上带来了超过1000万人的就业机会。


大数据是万亿级别产业,只有它才撑得起在全国铺开的“双创”大盘子。未来数商产业生态会对中国经济产生多大影响力?这个概念升级本身就是一种定位,展现了孙丕恕对大数据产业规模的预判。在它身上承载GDP、就业、创新等政府关注的重点指标。


现在正处于孙丕恕描述的数据社会化进程三部曲中“数据商品化”的初级阶段。浪潮为这些数商搭建大数据开发、收集、交易平台,免费提供数据资源、开发工具、技术等。


就在几天前,马化腾在全国两会记者见面会上说,腾讯在做智慧城市时积攒的很多数据很有威力,但没有释放出来,只差最后一公里,腾讯在考虑如何把它送到用户面前。


这不光是腾讯思考的问题,在浪潮致力成为数据流通领域的阿里巴巴,也会面临“最后的一公里”的问题,浪潮在成为另一个阿里巴巴的路上该怎么走?

 

数商比电商面临的问题复杂得多,

模式处于前期推广中


回溯电商发展历程,2003年非典,让中国网民一下子构筑了对网购的认知,对阿里来讲,这几乎是一个零成本的用户教育机会。2009年,张勇在淘宝问题重重时凭空造出一个光棍节,后来发展为“双十一”购物狂欢节,将网购市场规模快速推至巅峰状态。

    

但数据商品化的“最后一公里”上,数商面临的是比电商复杂得多的场景和问题。作为大数据产业基础设施的提供者,孙丕恕坦言,浪潮的这个模式的探索还在前期推广阶段,但数据不像一般的商品,卖数据跟卖商品不完全一样,从哪里找数据,怎么用数据,它有很多接口,怎么调用它,怎么交易、交付、计费,这中间存在大量难题,所有这些都还在探索中。这个过程的厘清他估计大概还需要一两年时间,当务之急是要让更多的数据流通起来,激活数商的潜能。



而要做数据流通领域的阿里巴巴,必须拥有足够丰富,足够多的有价值的数据。BAT有互联网数据源,而浪潮本身不产生数据,浪潮的数据来自于第三方。孙丕恕说,一方面浪潮直接采购或采集一些数据,或者委托B创客找数据;浪潮正在构建100个数据所,建立起行业数据的壁垒;浪潮正在联合合作伙伴建立大数据联盟,或者参股,收购拥有数据源的公司,构建自己的数据源。


政务云是浪潮大数据产业的切入口。这是浪潮的传统优势,也是最具价值的数据金矿。但现在,在政府数据开放最基础的一步上推进得比较慢。孙丕恕说,现在政府一直在研究怎么开放数据,国家也提出了要建一体化国家大数据中心,各省市也要建大数据中心,关于大数据的顶层设计、规划正在形成。


孙丕恕坦言,政府数据开放推进得比较慢,一方面,公务员在做这事上没有动力;同时涉及到安全问题,涉及到泄密问题,又没有免责机制,所以积极性不高。互联网公司敢于吃螃蟹,他们的核心动力就是客户,围绕客户需求做开发,所以,最先进的技术多出于互联网公司。

 

如何推倒第一块多米诺骨牌


浪潮要挖政务云的数据金矿,推动政府数据开放是必须要啃的一个硬骨头。


桔子财经观察到,在参与的各种政务云项目中,浪潮正不遗余力地打造样本,通过这种示范效应,在更大层面上推动政府数据开放,引爆市场。


在政府数据公开交易上,在浪潮推动下,去年,济南市委市政府下文要求济南市16个委办局数据公开,这些开放的数据将用于便民服务。这些数据被明码标价,可以进行公开交易。


完成最重要的事,就像推倒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剩下的问题会迎刃而解。


“济南开放这16个委办局的数据后,其他地方也会逐渐跟着开放,开放26个、36个。”对于济南市创下的这个“全国第一”的价值,孙丕恕说,只要政府数据开放了,拿政府数据做应用的创客那多了,就这点而言,促进政府数据开放是最重要的事。

    


在贵州,浪潮是云上贵州的运营商。“贵州有了大数据,不在于对贵州的GDP有多大提升,而是大数据让贵州人的观念发生转变,精气神都变了。更重要的是,它带来巨大的示范效应。别的省会说,贵州能做的事,为什么我不能做?”孙丕恕说。

    

在各种场合,孙丕恕不遗余力地推动政府数据开放。今年两会,孙丕恕提出了政府应该进一步购买云平台服务,把政府各部门的业务系统全部部署到统一的云平台上,以消除部门间大数据壁垒,实现数据整合、开放。这是孙丕恕从2014年开始,连续四年提出关于政府数据开放的建议。

    

孙丕恕还建议,将数据作为公共资产,通过政府与社会资本联合运营,特许授权运营,PPP等多种形式,对政府开放数据进行市场化管理和运营。

 

浪潮模式目前还处在O2O状态


依托政府数据开放,浪潮正在一层层推进大数据双创,加快应用开发的步伐。

    

浪潮的目标是在全国100个城市建立100个创客中心,现在已经在沈阳、成都等城市建了20多个。孙丕恕说,哪个市购买了浪潮的云服务,浪潮就在当地推创客中心,浪潮云服务落地了,跟政府沟通成本低了,创客中心也就容易发动了。

    


浪潮天元大数据本身是一个平台,浪潮利用这个平台帮助各地推动双创。这些创客中心以前是当地政府做的孵化器,现在改造成大数据创客中心。

  

 “现在做这个,浪潮是亏着的。我也想做个梦,以后浪潮能不能通过这个模式成为一个大数据公司,找数据找浪潮,卖数据也找浪潮。”孙丕恕说。

    

过去一年,浪潮和思科成立合资公司,和爱立信再续前缘,和美国迪堡合作,去美国考察、收购最前沿的科技公司,一方面补短板,一方面是要建立对大数据和云计算的深度认知,摸清市场规模,方向、目标、机会。孙丕恕也在不断地观察行业变化,从变化里找出关键切入点,找资源和人配合。

    

孙丕恕说,浪潮这种公司+创客模式、通过大数据创新平台在各地推动双创,目前还是一个O2O的感觉。这个探索一方面是技术层面的,一方面是商业模式的探索。做电商可以拷贝亚马逊、eBay,但大数据商业化,即便美国也没有一套成熟套路。从大数据的数量和场景丰富性来说,中国在大数据的开发和应用上比美国更具优势。

 

浪潮要学会整合,特别是高校的力量


 “既然政府数据开放了,这个过程就不会停下来。现在,既有大数据交易系统,又有大数据流通与交易国家实验室的,全国就浪潮一家。浪潮要学会整合,把产学研等各种力量整合在一起,特别是来自高校的力量。”孙丕恕说,这个时代,高校实验室很有价值,以前做人工智能研究的,可以做很多应用。

  

像谷歌为改进图像识别技术,请来斯坦福人工智能实验室负责人李飞飞教授担任谷歌云计算机器学习负责人。当然,这是一种信号,当人才从研发领域流向商业应用领域,说明这正处于市场爆发的前夜。


  

而一项新技术爆发前期,专利注册数是关键指标。2016年,浪潮申请云计算和大数据方面的专利450项,在建60多项标准中70%为云计算、大数据标准。云计算和大数据专利和标准数量均据国内首位,其中申报大数据发明专利169项,涵盖数据挖掘、采集、分析、处理等。


孙丕恕透露,2017年,浪潮在技术研发占比将达到10%。K1到M13这些关键主机的创新,主要应用在金融、电信、能源等传统行业。现在,围绕互联网领域的产品研发,围绕大数据、云计算的智能存储设备,用于人工智能、深度学习计算的机器,图像识别、语音识别等技术,都浪潮研发重点。“在大数据和云计算领域的创新上,大家看到了方向,知道往哪方向做,都想做个好东西,研发投入得跟上,并且要持续增加研发投入。”孙丕恕说。

 

浪潮的焦虑在于

一方面要守住技术,一方面转型服务


互联网下半场,人口红利消失,BAT转而研究技术创新。马化腾在这次两会记者见面会上就说,为什么腾讯总是提科技,这也是焦虑所在。我们现在越来越感到,归根结底还是要通过技术的进步,企业才有可能保持战略制高点。否则当趋势来临时,你看到了,但你却抓不到。



IBM预测,10年后,几乎所有应用和服务都会包含AI,这是一个2万亿美元的市场,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将构成紧密联系的铁三角。而浪潮正好拥有人工智能的三大支撑——计算资源,算法资源和大数据资源。


这也是为什么两会期间,来自科技和互联网的代表委员的热词是人工智能,但浪潮集团董事长孙丕恕则在坚定地传播“打造千万数商”这个话题。再酷炫的人工智能,也是需要大数据来“喂大”的。谁的手上有大数据,谁手上的大数据最有价值?一切绕不开数据这个最基本的生产资料。

    

现在,浪潮为百度、阿里、腾讯、科大讯飞、今日头条等互联网企业提供基于人工智能的加速服务器和深度学习框架。技术是浪潮的金刚钻。那么,浪潮的焦虑又在哪里?孙丕恕说,浪潮的挑战是,现在云越来越大了,云计算重新构架IT业,市场环境发生很大变化,原来客户很多,产品溢价高,现在就剩几个客户了,一方面浪潮必须转型做服务商,同时还得守住技术,计算平台不能丢,谁都需要计算。

    

今年2月,大数据流通与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落户浪潮;同一时刻,工业大数据应用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落地阿里云;百度则牵头成立深度学习技术及应用国家工程实验室;腾讯则与清华大学共建大数据系统软件国家工程实验室。

  


站在大数据的赛道上,浪潮还有一个机会,那就是,大家都才刚刚开始。

    

在浪潮前面,并没有一个阿里巴巴要去超越或模仿,浪潮自己在不断地试错和认知中。前方没有路标,只有那些勇于探索的企业才会成为规则制定者,把来源于实践的探索变成行业标准。

作者桔子财经观察 蔡宇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