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母爱”的回报

丁是丁2018-04-15 07:23:05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丁是丁↑↑



今天(农历十一月十三日)是我爸生日。文章昨天见于沂蒙晚报,他走了好几个报摊,买了17份报纸……



有句名言叫“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今年,我与妻子结婚已经五十年了。我们这五十年的日子,算得上幸福恩爱,也确属“有缘有故”。而且,我对妻子的关爱还与我幼年时所受到的“母爱”有缘。这要从我母亲说起。

母亲1929年和我父亲结婚,在生育我两个姐姐之后,父亲于1938年参军成为革命军人。我出生于1940,当时正是火热的抗日战争时期,后来又接上解放战争。因为我们是“革命军人家属”,所以经常受到日本鬼子、汉奸和国民党兵的重点“关顾”,逼得我们母子四人长年有家不敢归。我的婴、幼、童年是由母亲怀抱着、手牵着,在兵荒马乱、要饭逃难中度过的。

解放后,由于“家庭的变故”,两个姐姐相继出嫁后,我和母亲便沦为“孤儿寡母”。之后,母亲带着我靠种地维生。

母亲没有上过学,但是我外公和两个舅舅都有点“文化”。受家庭的影响,我母亲身上也凝结着中国传统女性的许多优点——温柔善良、忠厚朴实、通情达理、乐善好施、勤奋好学……她在我们村有很好的人缘关系。庄稼地里的活计,除了因为我母亲是“小脚”,不能使唤牲畜耕地之外,其它所有的农活,包括翻地种菜、搓草绳(用稻草搓制绳子)等,这些本应由男人干的活儿,她全都会干,而且特别能干。我小小年纪,就跟着母亲学了、干了许多农活和家务活,同时也学懂了许多处世为人的道理,颇受母亲喜爱。那时,母亲对我倍加呵护,并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母亲因为长期遭受艰苦生活的煎熬,加上“家庭变故”对她的精神打击,不幸患上癌症,于1962年去世,年仅五十三岁。

母亲的意外去世,对我是极大的打击。她历经诸多苦难把我养大,还没有得到我半点回报,就永远离地我而去,成为我终生的遗憾。

次年,我应征入伍,成为解放军战士。带着母亲遗传给我的体质和精神的“双基因”。凭着健康的身体条件和积极向上的精神力量,我努力拼搏,加上那时部队党组织对我严格地培养教育,我的军旅生涯很顺利——入伍第二年入党并当了班长,三年四个月当排长……服役二十年,一直干到正营职务。

我是在部队服役期间与妻子结婚的。她也出身于农民家庭,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是同样身怀我母亲身上的一些优点和技能。我们婚后相继生育三个女儿,妻子带着她们多年在老家务农,吃了不少苦,为我们的家庭付出了大量心血。那时,部队已婚干部每年有一个月的带薪休假,我每年大都选择秋季农村最忙的时候休假,回家帮助妻子多干些农活儿和家务活儿,这样不但妻子高兴,而且“社员们”也称赞。后来,根据部队政策,我妻子和孩子随了军,妻子在部队家属工厂工作,我们一家得以团聚。自此之后,妻子对我体贴照顾周到,我对她善待关爱有加。

1984年,我们转业到地方工作。现在,我们的三个孩子都已相继结婚有家,她们虽然算不上“事业有成”,但是各自的日子也都过得殷实安定。而且她们姐妹之间能团结互助,对我们也都很孝顺,无需我们劳顿操心……

我退体之后,常带老伴外出旅游。目前,全国34个省(市、区)我们已到过29个(含港、澳、台)。由于老伴的眼神不好,外出中,我要经常牵着她的手走路,这常赢得导游和一些游客的赞许和羡慕。有一次,一位年轻的女导游见我们“牵手走路”,竟感动得掉下了眼泪,并让我们与她合影留念。平日里,我尽量多干些家务活动儿——买粮买菜、洗衣做饭、穿针引线、缝缝补补……这些活儿我都能干,可以减少我老伴一些负担。老伴患有多种“慢性病”,我担心她漏服、错服药物,所以要经常“药到手、水到口”照料她。她娘家的亲人经济上有困难,我常主动解囊,给予资助……

今年十月九日重阳节,我和老伴应邀去济南参加了“相爱到永久”2016山东金婚大典,全省有九十九对老年夫妻在省城共庆金婚。我想,如果我母亲在天有灵,她老人家一定也会为我们高兴!

有同事戏称我是“模范丈夫”,我老伴的娘家也常有人说她“有福”。其实在我的意念中,我对妻子的关爱,并不仅是对她爱的回报,同时也是对我母亲过去“爱我”的回报,因为她们都是女人、妻子和母亲,而母亲是人的本源,属于全人类……我这样想,这么做,就我所欠下的“对母爱的回报”而言,似乎可以从心灵上挽回一些遗憾,从而获得一点安慰!

愿天下儿女都要不失时机——牢记母亲的生养之恩,好好孝敬母亲;望世间所有的丈夫都莫忘“一日夫妻百日恩”,要好好善待关爱自己的妻子。

【END】

我爸以前的文章

珍贵的“母女照

感恩的力量

百岁谣 | 祝父亲节日快乐!愿父母身体安康!

永远的高塔

……



更多原创文章长按下图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有同学问我对“北京中关村二小”发生的校园霸凌怎么看

之前写过一篇《为什么被家暴的,是你是你还是你?》

公号回复“小心”或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点击阅读原文,一起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