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大闹天竺之天下有贼》杀青—— “在难搞的日子里笑出声来”

齐鲁周刊2018-06-04 14:22:24
文化娱乐
影院



电影《大闹天竺之天下有贼》海报。

9月6日,由亚寰影视、齐鲁周刊社联合出品的电影《大闹天竺之天下有贼》在枣庄滕州正式杀青。该片堪称喜剧电影的一匹黑马:两个笨贼,一对情人,还有一个文物贩子,得知天竺村有藏宝图的存在后,这三队人马各自踏上囧途,并聚集在一个地方——天竺客栈,他们各怀鬼胎,机关算尽,一系列让人啼笑皆非的故事结局却出乎意料……

《大闹天竺之天下有贼》的“无厘头”搞笑风格充满对现实的隐喻,无论是影射近期某热门事件中的“偷情”叙事,还是底层小人物的狡黠与淳朴、荒诞与发财梦……无不直指当下社会图景。当整个社会疲态尽显,喜剧总被推到前台。人们捧腹大笑后心知肚明,虽然自己没有像剧中人那样,为了一份寻宝梦激情满怀地踏上囧途,状况百出,但生活里的窘态和辛酸况味,恐怕毫无两样。

天下有贼:

“认认真真地胡说八道”

“每一次杀青总有莫名的失落感,每一个场景总有些许感动,一起在片场挥洒汗水,一起熬过每一个难忘的大夜……感谢陪我一起拼杀在片场的兄弟姐妹们,让我们国庆月再战《八大天王之新八仙过海》。”

9月6日下午,导演马克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这条消息:由亚寰影视、齐鲁周刊社联合出品,马克执导打造的爆笑喜剧片《大闹天竺之天下有贼》在紧张拍摄之后于当日圆满杀青。

该片延续了小成本电影的平民化和趣味化风格,没有正义与邪恶的对峙,只有囧味十足的笑料百出:一份寻宝图,构成了故事的悬念;达本和大壮两个性格鲜明的蠢贼,在寻宝路上遭遇各路人马,引发了各种尴尬,在电影的主要场景——公路、客栈、古墓,一群底层小人物上演了一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一系列让人啼笑皆非的闹剧,同时又在无意中饱含对社会现实的讽刺和感伤,深于一切语言、一切啼笑。

作为一部典型的网络大电影,《大闹天竺之天下有贼》无疑有着向王宝强电影致敬的意味,“无厘头”风格成为该片的喜剧担当,但马克浓厚的个人痕迹使得这部电影“认认真真地胡说八道”的同时,让人在一系列的戏剧冲突中完成了与自我心灵的交流。

电影拍摄取景于滕州粮峪村,该村被评为“山东乡村记忆古村落”。有着原生态的清逸山景,适合公路戏,还有一处保留完整的古墓群,充满神秘的古代建筑穿越岁月成为剧中的寻宝狂欢地。

本刊记者在一个黄昏来到剧组探班的时候,导演正在拍摄两个笨贼在乡间公路上遭遇摩托车没油的一个片段。不时来往的车辆经常会导致镜头穿帮,为了抓住黄昏那一抹余晖整个剧组都绷紧了神经,但遇到演员表演精彩的地方,监视器前的马克会情不自禁浮现出笑容来。

马克被公认为会调教演员的导演,豪爽开朗的他本就自带喜剧基因,之前的创作拍摄经验有助于对剧情的深刻把握,丰富的生活阅历也让他灵感喷涌,即兴帮演员设计的某个元素细节往往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

两个笨贼,一个是体态粗壮却又憨态可掬,呆萌胆小的“小弟”,一个是貌似精明勇敢实则内心脆弱的“笨老大”,演员大宇和朱振达仅从形象上便让人忍俊不禁:剧中刻画的这两个人物形象都是来自最底层的乡镇小人物,“大哥”戏中油光水滑的大背头,故作矜持的表情,再时不时甩一下掉落在额头的几缕长发;“小弟”肚子微凸,反背在胸前两只挎包,眼神四处窥探,时不时提一下裤子,很多细节的设计都来自导演和演员对草根生活的深刻观察。

对于剧中这两个人物的性格,两位演员有着完整的理解:“小弟”呆萌外表下实则大智若愚,却一直视“大哥”为精神领袖;而“大哥”则总爱耍一些让别人一眼就看穿的“小聪明”, 每当小弟提出一些笨主意,大哥都会觉得“嗯,小弟说的有道理”,然后命令小弟去干,“小弟就是用来欺负的”。两个演员一个操着标准的济南方言,一个是带着“大碴子”味的东北普通话,堪称“萌反差”。

担纲这样一部边拍摄边完善剧本的一部电影,马克坦言:“剧本一直酝酿在我脑子里,很多素材都来源于真实的生活和身边人的故事,充满对现实的隐喻。”

剧中有一个桥段,马克亲自客串了一名客栈住客,来到天竺客栈后想“找小姐”,又羞于启齿,只好问演员艺玮所饰演的漂亮老板娘:“有没有暖脚的”,精明的老板娘顺水推舟装糊涂,“50、100、200价格不等”,住客狠狠心选了“100”的,老板娘亲自来到房间,住客喜不自禁,“这钱花的值”,谁料想老板娘放下一个暖水袋走了,住客哑巴吃黄连,试图质问,老板娘义正言辞, “你要的不就是暖脚的么,50的是暖水瓶,100的是热水袋,200的是电热毯”,住客一个“囧”,观众一个捧腹。

事实上,该片中现实主义的元素比比皆是,无论是影射王宝强“出轨门”中马蓉和宋哲的一对偷情男女,还是乡镇青年性格的狡黠淳朴、无厘头外壳下人性的贪婪,荒诞发财梦后的社会图景无不直指现实。

而当整个社会疲态尽显,喜剧总被推到前台。人们心知肚明,虽然自己没有像剧中人那样,为了一份寻宝图的欲望及激情满怀地踏上囧途,状况百出,但生活里的窘态和辛酸况味,恐怕毫无两样。

“做好的网络大电影太难了,特别是当你背后有资本,面前有观众,你站在当中又有自己的思考的时候,这绝对是一门高难度的艺术。”马克如是说。



《大闹天竺之天下有贼》讲述了两个笨贼的“人在囧途”,图为剧照。


一个“网大团队”的梦想与实验

回首上个世纪,公路片诞生之初,多半是由当时好莱坞的青年导演执导,以反映青年人失落、孤独、愤懑和反叛的生活方式为主题。其主人公们多驾驶着各色汽车,怀着破碎的梦,疾驰在穷乡僻壤上。

于是当我们谈论公路片时,关注的多是《逍遥骑士》这样的鼻祖,《中央车站》那样的沉重,《摩托日记》这般的哲思,《末路狂花》那般的反抗。

我们也许忽视了可有可无的一种类型,公路喜剧片。它们往往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深远的立意;也没有构建三观,剖析人性;甚至没有去思考生命,完善性格;但却并不妨碍它们在欢笑中踏上征程,寻求自由;或是在窘迫里寻找亲情,理解友谊;抑或在荒诞中哀叹现实,憧憬未来。

任何电影都与导演的阐述息息相关,《大闹天竺之天下有贼》剧组演员心目中的导演“会识人”,能够发掘每个人的特质,并无限放大,两个笨贼和老板娘就是他的慧眼独具。

扮演老板娘的女演员艺玮生活中温柔娇弱,在剧中饰演的这个泼辣、风情、爱占小便宜的老板娘却栩栩如生,隐隐让人看到了“新龙门客栈”里张曼玉所饰演的“金镶玉”的影子,事实上,该剧开拍之前,马克心目中的天竺客栈老板娘就应该是“金镶玉”这一样本。角色和生活中的性格反差,往往意味着戏路宽广,模特出身的东北女孩艺玮对表演艺术勤奋、执着,在马克看来,“用人先用仁”,人品是一个演员最珍贵的特质。

让人没想到的是两个笨贼的扮演者,“大哥”朱振达和“小弟”大宇分别是该剧的制片主任和执行导演,在整个团队中也扮演着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大到剧本创作、选景选演员,小到剧组的夜宵是不是该买方便面——作为在电影江湖里打拼数年的80后,视草根明星黄渤为偶像的他们满怀梦想,而在他们看来,该剧中的角色就是未来成功的奠基石。 《大闹天竺之天下有贼》无疑是一部典型的网络大电影。 2014年开始,“网大”一发不可收拾,成为了影视圈中提及频次颇高甚至取代网剧的热词。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网大”以近乎野蛮生长的方式经历了从无到有,发展成一个新的生态系统。据统计,2014年全国拍摄的网络大电影有437部,过去的2015年里,网络大电影的数量升至622部,而今年“网大”更是集中爆发,预计将达1600部。

生于草莽,准入门槛低,加之短期快速的投资收益,网络大电影备受资本青睐,但成本、创作中的种种束缚,对每一个心怀梦想的导演来说都是甘苦自知,正如马克所说,“痛并快乐着”。

在电影《大闹天竺之天下有贼》的结尾,传说中的“宝藏”并不存在,一场轰轰烈烈的发财梦就此湮没,留给观众的是会心一笑和些许苦涩。这里有最朴素价值观的输出,整个剧的角色并没有绝对的正面和负面,但在他们身上我们可以看到每一个底层小人物的影子。

喜剧的内核往往是“笑着流泪”的悲剧,电影《大闹天竺之天下有贼》用多重的线索设置、底层人物的命运和遭遇折射现实,不仅是一位草根导演冲刺院线电影前试手练习的中转站,也是喜剧电影类型片的一场成功“实验”。

导演马克(右二)在电影拍摄现场给演员讲戏。



关注主流人群

聚焦社会热点

齐鲁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