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断指再植手术号称宇宙第一,秒杀美帝?不料背后却隐藏着惊天内幕..

酷玩实验室2018-01-12 17:24:07



酷玩实验室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酷玩实验室

微信ID:coollabs


蛋蛋姐最近看到了一则大新闻

忍不住拿出来给大家分享下

讲真,看到图片就已经吓尿了



前方高能预警!!

前方高能预警!!

前方高能预警!!




面对着血淋淋的残手

新闻报道都忍不住用了黑白处理

而没想到的是

断到了这种程度后

医生最终凭着丰富的经验

成功的完成了断手再植


继续高能预警!!

继续高能预警!!

继续高能预警!!



这样的事情

即使放在医学飞速发展的现在

仍然令人瞠目结舌

什么叫奇迹?

这就是奇迹啊!


而更厉害的是

有人开玩笑说

在断指再植这一领域

中国的技术称得上是“宇宙第一"

遥遥领先于其他国家

甚至美国的很多手外科医院

坐镇的都是中国医生




万万没想到的是

在这样的光辉背后

人们所看不到的地方

竟然隐藏着让人头皮发麻的故事


蛋蛋姐仔细读了读相关的新闻

发现了一些小问题

这是一则2006年的新闻

是这样写的:


新华网济南8月1日电(张玉清  孙少军)解放军第89医院骨科研究所断指(肢)再植成功手术,截至目前,这个医院已开展显微外科手术近4万例,其中断指(肢)再植手术10537例。成活率为95.8%。


断指再植突破1万例!

我滴个乖乖

真的是功德无量

断指的成功再植

将帮助多少家庭恢复生活得的希望啊


然而,转念又一想

仅这一家医院

在2006年以前接收的病例

就突破了1万例

那放眼全国,总数岂不是相当可怕了?

中国怎么会有这么多断手事故?

他们是怎么断的?

为什么没有人关心他们?



断指再植技术的蓬勃发展

原本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医学进展

对其中做出贡献的无数医生

我们唯有感恩

但是,在这个故事背后

却隐藏着更加血淋淋的真相

那就是劳工的工伤之痛

一个缺乏劳动保护的泱泱大国

令人扼腕痛惜


这个故事,要从53年前说起

1963年,上海的一个工人

在工作中意外被切断了右手

十个月后,他的手再植成功

活动自如,还可以打乒乓球、写字

这就是世界医学史上第一例

断指再植手术

这个手术的主刀医生

被称为“世界断肢再植之父

他的名字,叫做陈中伟


图:陈中伟医生


陈中伟当时年仅34岁

刚刚当上上海第六人民医院的

骨科主任


有一天,实习医生拿着一只工人的断手

神色慌张地跑到他面前

陈医生当时看到的伤者

是这样的



前方高能预警





在当时,一般的做法

是把受了伤的残肢包扎一下

等伤口好了,再装假肢

至于断下来的手

就作为医疗废物处理了

但是陈中伟觉得不忍心


于是,在征求家属意见后

他们决定冒险进行断手再植

当时是1963年

不要说中国和国外的交流很少

即使是在国外

也从来没有任何一例成功的断手再植手术



虽然陈中伟是骨科专家

但是断指再植涉及到了

血管、神经、肌腱和骨骼四个方面的再接

其中血管的难度最大


陈中伟想起来年初的时候看过一篇论文

有医生曾经在狗腿上做过再植研究

11例中成功了5例

于是他们几乎临时抱佛脚一般

赶快去图书馆查

发现这个研究中使用的技术

不是一般的一针一线缝合

而是套管缝合



这个提示在当时起到了关键作用

但是,医院里最细的套管

是4mm的

而人手上的血管,只有2mm

在万分危急的时刻

护士长提出了一个想法

她说是不是可以用塑料管套?

因为她女儿扎辫子的时候发现,

把塑料管拉长了,会变细



于是,这么一个急中生智的办法

就真的被用到了手术台上

而且还获得了成功


经过七个半小时的手术

陈中伟在心胸外科医生的帮助下

用套管把动脉、静脉连接起来后

病人原本失去生机的苍白的手

马上就恢复了血色

手术台上想起了欢呼

他们知道,手术已经初步成功了



后来,经过细心的护理

和精心设计的术后恢复

病人的手竟然真的康复了

不但生活可以自理

而且可以打乒乓球、举起6公斤的重物

病人后来甚至回到了

自己原先的岗位上,继续工作



40年后,陈中伟再度见到

这位人类历史上

第一个成功断指再植的病人

他的手仍然灵活自如

陈中伟还和他历史性的握手


图:陈中伟40年后和当年病人的握手,手腕上接合处的伤痕依旧隐约可见


在那以后,陈中伟的断指再植技术

同人工合成胰岛素、

一万二千吨水压机一起

被评为那个时代中国最重要的

三项自主创新

在国际上名声大振

获奖无数

甚至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接见

对于1960年代的中国来说

这样的突破是何等难得

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在那之后,1963年到1973年

陈中伟培养了

从事断肢再植的医生近2000名

20世纪末,国际显微重建外科大会

决定向本世纪做出最杰出贡献的

显微外科专家颁发世纪奖

其中第一位就是陈中伟



而这样的优势

更是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中国的断指再植技术

立于世界之巅

这是国际上公认的

甚至走进很多国外的手外科中心

坐镇的都是上海医生


不过,在陈中伟的采访中

他也不经意地提到了一个小故事

却是更加发人深思


他说,他年轻时响应毛主席号召

曾经去工厂劳动过

去做冲床实习

那时候就看到很多的工人

他们都有工伤

大部分是断指断手

他甚至粗略地做过调查研究

有工伤的工人占到90%以上



他有一次想找老工人采访

同事告诉他:

你要找老工人很容易,你看谁的手指少、谁的手指短,他的工龄就越长


这样一句普通的描述

让人听后心中久久无法平静

正是这样的经历

让陈中伟对工伤工人产生了感情

让他愿意冒着整个职业前途的风险

去进行断指再植的尝试


听到这一段话后

蛋蛋姐心里冷汗直冒

当然,陈中伟说的是1950年代的事情了

问题是,21世纪的中国

工伤的情形是如何呢?

这60多年中,我们到底有没有进步?

还是。。更加糟糕了?



其实,回想起来

我们在近年对断指再植术神话般的报道中

也常常听到惊人的数字

而这每一个断指案例的背后

一定有一个受伤者的血泪


截止2000年,世界17例十指全断再接成功,其中中国占了15例,绝对世界领先地位)

2006年,解放军第89医院骨科研究所断指(肢)再植成功手术,日前突破1万例

2012年,镇江医院日均一台断指再植术

2013年,上海第六人民医院每年再植手术量达600例


而令人扼腕痛惜的是

这样的断指事故

直到今天

仍然在中国的工厂里发生着

改革开放以来

我们的医疗水平提高了

我们的GDP也提高了

而随之而来的是

我们成功的招商引资、扩大利润

但是在产业发展的时候

却由于追求速度

忽略了很多其他东西

其中最欠缺的就是安全指标

没有强力的监督,也没有各个环节的追责

中国的工厂布满着安全漏洞

最终化成了劳工的血泪


有受伤工人甚至直接说:

“为什么广东手外科发达?

因为断指多,有市场呗!”


的确,中国断指再植术快速发展的

一个重要原因

就是中国的劳动保护严重不足

导致大量劳工断指断手

而在国外,此类病例不多

他们也就没有花大精力去研究

最终,我们只能自力更生

杀出一条血路


从2003年7月开始,

广东商学院教授谢泽宪等三位教授

开展了一项工伤课题调查

他们对珠三角地区39家医院的582位工伤者

进行了问卷调查


数据显示,71.8%的企业发生过很多工伤,来自农村的工伤者占96.4%

工伤者平均年龄26岁

工伤最多的企业是个体工商户、私营企业,其工伤比率高达53.9%


个体工商户、私营企业的工伤比例

竟然高达53.9%!

也就是说,去那里工作的

超过一半的人都受过工伤!

而与此同时,调查还显示

61.7%的工伤者没有与企业签订劳动合同


其中大部分就是这些

工伤比例大、管理不规范的企业

在2004年的统计中

深圳一年因工伤断指的人数

在4万例左右



而其中主要的工伤原因

第一,是设备老化

在飞速发展、引进外资的过程中

为了节省成本和时间

很多被国外淘汰的机器设备被引进了

甚至直到2003年

深圳还有厂家在用1920年代的机器


第二,是对工人培训不足

对工人进行培训

需要至少2个月

培训费少则几千元多则几万元

培训之后工人还不能立即上岗

在受到调查的40多位伤者中

没有一位说自己受过安全生产培训


第三,工人劳动时间超长,没有休息

被采访的工人平均工作时间为10.18小时

超过7成的人没有任何休息日

超过一半的人经常被要求加班

最长的加班8小时



看着触目惊心的数字

这样一比,成功救治的断指病人

恐怕到不了受伤者的六分之一


广东某医院的外科医生说:

我们院断指再造率在90%以上,所以在“整个珠三角地区”的工人中都非常有名,现有的60张床位,“每天几乎都是满满的”。


那么,没有被救治的人

他们的生活是如何呢?



在江西南昌打工、

被钢筋打断左手拇指的熊春根

因为工厂老板推脱不管

自己也无力负担就医费用

他不得不捧着断指黯然离开医院


许许多多受到工伤的工人

都在重复着这样的命运

甚至就站在医院的一步之外

只能捧着能治好的残指离开

因为他们受伤后

许多老板不仅忙着逃避医疗费

甚至有的直接对医生说

“不要接了,包一下就行”


一个受伤劳工在被采访时说:

用完就被扔掉了,像扔掉垃圾一样



而面对这样的无良老板

本来就是弱势群体的劳工

几乎找不到方法来拯救自己的生活


2016年4月6日,张智东终于收到了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

广东省高院依法认定他的工伤认定结论。

这意味着,在经过长达8年

漫长工伤诉讼之后,

他的工伤赔付才终于有了眉目

而这只是沧海一粟

在广东,一个普通的工伤案件,

伤残外来工正常的诉讼时间长达1070天

对于失去劳动能力的伤残人士来说

他们的这1070天要如何度过?

他们的收入来源在哪里?

他们的老人孩子谁来养?



而这还不是最可怜的

广东的宋医生收治了一个小姑娘

也是工伤断指

老板说她有18岁

但她长得极其瘦弱,个子很小

宋医生趁老板不在一问

才知道她才14岁


记者问宋医生:“遇到这种情况你们会报警吗?”

宋医生如实回答道:“不会,通常伤者的医药费都是先由工厂支付,报警了,谁来付医药费?没有了钱,吃亏的还是伤者。


一个受伤的童工,图片来自网络


更可怕的是

就在这些数不清的病情延误、

诊费拖欠、医疗诉讼

和一个个破碎的家庭背后

只是一转身的时间

马上又有新人顶上了伤者的位置

他不知道的是

等待他的是高于50%的工伤率

和毫无保障的伤后生活


知乎上有一个著名的问题,叫做

这个问题过于沉重

我不敢问,也不敢回答


曾经有报纸做过新闻专题

报道关于劳工工伤的问题

报道中提出这样一个问题





我不敢问,也不敢回答。




酷玩实验室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酷玩实验室(ID:coollabs)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参考资料:

人民日报《农民工断指,痛了谁?

搜狐专题《民工断指之痛》

陈中伟:中国科学院院士,世界断肢再植之父

知乎@马前卒的回答,原文链接: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3693752/answer/139804705?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wechat_session&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