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纪念父亲去世一周年

头发温柔2018-05-24 11:07:28


 文︱头发温柔



2016.12.13,是父亲去世一周年的忌日。


时间飞快,一年转瞬即逝。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一年了。每年双十二狂欢之后的第一天便是父亲的忌日。一年了,父亲你在天堂还好吗?


想起去年的今天,在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后,我匆忙订好机票后,就急忙赶往济南机场。

在准备登机的时候却突然被告知航班取消。报务人员冷漠毫无起伏的声调犹如一声惊雷。气愤、悲痛、郁闷所有的情绪都郁结在心口。

我拖着行李箱走出来的时候,在航班问询台前已挤满了拥挤的人群。我们被告知要么改签要么自行解决。没有任何协商解决的余地。没有赔偿,不管你吃住,去市里?自己想办法。






很多人情绪激动和服务人员吵了起来,我静静地坐在一边看着愤怒的人群。不知所措,再三思量从手机上订了明天开往哈尔滨的动车票。实在是不敢改签了,怕万一又不能起飞或者延误呢?

在朋友家住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就坐上了从济南开往哈尔滨的动车,早知是这样,我就直接在家里坐这趟车了。

列车急驶在北方寒冷的大地上,窗外白雪皑皑。

我疲惫地倒在座位上昏昏欲睡。







父亲头七过后,我就要返回山东了。坐在客厅里翻看父亲留下的遗物。

几十本日记、证书、勋章。就什么都没有了。


照片里的父亲,面孔依然年轻英俊。那是他参军后在部队的照片。阳光,健康。那时的你,只有20来岁吧。


1949年,父亲参军入伍了。听妈妈说,他是背着奶奶,跳窗逃出去参的军。




父亲15岁前在家放牛种地,直到15岁才去读书。17岁的时候被抓了壮丁,19岁正式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父亲于1949年参军,先后在十二师解放团、三零八团、零二二二部五支队一连英勇奋斗7年,分别担任战胜、通信员、联络员、付班长、助教和驾驶员等,于1956年复员。




父亲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还在读书的妈妈。复员转业后服从组织安排随百万转业复员军人来到荒无人烟的北大荒,支持东北建设。他们于1957年正式结婚,那时的妈妈才18岁。

 




此后他们一生最美丽的、困苦的、幸福的时光都在北大荒这片黑土地上度过了。

他们先后孕育了我们五个孩子。我们身上流淌着父亲的热血,我们继承了父亲善良、勤劳的高尚品质。



父亲的一生是平凡的一生,他在世的时候与世无争,从来不给人添麻烦。上班、下班、收拾菜园、看看书、写写日记。

有时我总在想,这样的人生不是我想要的。可是看到父亲平淡的一生,大隐隐于世的人生哲学,我明白了,再灿烂喧哗的人生终归于平淡安详。


父亲虽然离开了我们,但是他的精神永远与我们同在。



(纪念父亲的文章写过很多,此文就没再重复写父亲更多事迹。)



-作者-

  头发温柔,喜欢独自一人行走在城市边缘,在喧嚣中寻找宁静,在不经意间发现生活中的美。很幸运,你我在文字里相遇啦。写温暖的、温情的、温柔的,故事或许忧伤,但手写我心。淄博市张店区作协副主席、淄博市青年作家协会副主席、淄博晚报专栏作家。微信号:toufawenrou71641827,QQ:71641827





更多描写父亲的文章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

世上最疼我的那个人走了

我的父亲住在电视里

童年

舌尖上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