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文物被破坏的四个历史阶段,最严重的并不是文革时期...

老济南文化传承者2018-06-01 09:04:06

公元446年,北魏太武帝拓跋焘在全国发动了“灭佛”运动,各地寺院悉数被毁,济南的灵岩寺未能幸免。公元574年,北周武帝下诏禁佛,复建好的灵岩寺又一次遭到摧残。这是历史记载中济南文物被毁的最严重的一段时期。


近百年来,济南经历了几次战争、政治运动和城市建设,被毁坏的文物古迹超过了以往千年历史中损毁的总和。本文,我们粗略地将济南文物被破坏的时期分为四个历史阶段,简要介绍一下那些已经离我们远去的文物古迹。



1

 民国至解放前 


我国历来重视文物保护,这样的机构并非新中国才有。87年前,在各路政治军事势力较劲的时候,国内顶尖的考古学家,正在济南做着自己的事情。


1930年11月4日,历时7个月、殃及济南的中原大战正式结束。同一天,山东古迹研究会在济南成立,负责历城县龙山镇(今属章丘)城子崖古文化遗址的发掘及以后山东地区的考古工作。


11月7日,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考古组组长、山东古迹研究会田野工作部主任李济带领董作宾、郭宝钧、吴金鼎、李光宇、王湘等5人,根据1928年春吴金鼎的发现,对城子崖遗址进行正式的考古发掘。



上图为当年的考古发掘人员合影)


三十多天后,12月11日,现场发掘结束。考古组共掘地430平方米,移土约1400立方米,获得残破陶片2万片以上,其中不少为薄如蛋壳的黑色陶片,还有兽骨、蚌壳及石器等。经研究,确定这批出土文物所反映的文化,其年代已在4000年前左右,便以发现地命名为“龙山文化”,此发现震惊当时的整个世界,把济南的历史又向前推了两千年。


另外一队来济南考察文物古迹的学者,就是大名鼎鼎的林徽因和梁思成夫妇。


1936年6月,林徽因和梁思成一起到济南考察。他们到了四门塔、龙虎塔、九顶塔和灵岩寺等地。当时的四门塔荒草丛生,他们还不顾劳累,对古建筑进行清理扫除,使这些古建筑重放光彩。梁思成、林徽因还考察了神通寺一带的朗公塔,元、明两代墓塔30余座,以及千佛崖唐代造像和涌泉庵等古建筑。


随后,梁思成、林徽因还去了灵岩寺考察了千佛殿、辟支塔、慧崇塔、法定塔等宋、元、明历代墓塔140余座等,又在章丘考察了常道观元代大殿、白云观、清静观元代正殿、文庙金代大成殿、永青寺等。梁思成、林徽因把诸多济南古建筑考证、实测的科研成果,收入他们的名著《中国建筑史》。


(上图为1936年,林徽因在四门塔所在的神通寺墓塔林考察。)


和文物保护相生相伴的,就是对文物古迹的破坏。这其中,天灾居少,人祸占多。


山东邮务管理局旧址也称济南邮政大楼,位于经二路老市政府大院正门对面,大纬二路路口西侧路南。该建筑于1918年3月动工兴建,1919年竣工,是当时济南商埠区最为高大宏伟的建筑之一。这座建筑原为3层,1922年屋顶毁于火灾;1923年重修,将原有坡屋面改为平屋面,成为两层。好在这座建筑保存至今。


(老邮政大楼)


近世所见的济南府古城墙,始建于明洪武四年(公元1371年),后经明代五次大规模修建,才有了高广雄伟、蔚为壮观的济南府城墙。


上图为1928年日本间谍飞机航拍的济南城


1928年4月底,日本侵略者借口“保侨”,出兵济南,妄图阻断国民革命军北伐统一中国的脚步,进而制造“五三”惨案,在千佛山、齐鲁大学、小北门车站等济南周边高地架设重炮,轰击济南城,并动用飞机投弹。留守城内的济南代理卫戍司令苏宗辙调集邓殷藩部和李延年部奋力反击,至5月11日凌晨奉命撤出济南。经此事变,济南古城西门、南门、东门瓮城均遭重创,巍峨的西门箭楼被炸得仅剩下几根木柱,西北角城墙一带甚至被炸开了一个缺口。


(从济南城内看被日军炮火毁坏的济南城西门城楼)


(被日军炮火炸毁的济南城东门城楼)


1930年9月韩复榘主鲁后,无意修复五三惨案期间破坏的城墙,遂将泺源门(西门)、齐川门瓮城(东门)、历山门(南门)三门拆除,并利用城墙修建了一条城墙上的环城马路。


(1932年的环城马路)


1937年12月,日军侵至黄河边,时任国民革命军第3集团军总司令兼山东省主席的韩复榘弃守济南,临走下令烧毁省政府等重要建筑。大火过后,省政府大院仅剩下大门、原巡抚大堂等少数建筑。


(清巡抚院署大堂)


韩复榘治理山东多年,业绩还是比较突出的,比如加大对公务员的管理,比如扶持教育,还有禁毒。但是,最后却晚节不保。韩复榘是1937年12月24日逃离济南的。撤退之前,他对部属下达了“焦土抗战”的命令,韩复榘的部队连日在济南市内公开抢掠银行、工厂、仓库,并放火焚烧省政府各机关、高等法院、火车站、裕鲁当、进德会、国货商场等,济南的古建筑遭到严重破坏。1938年1月24日,韩复榘被蒋介石处决。



2

 解放初期 


1948年9月23日、24日,华东人民解放军分别从新东门、东南角楼、坤顺门等处向城内国民党守军发起强攻。济南攻城战使新东门、东南城墙等处墙体又遭到了破坏。



(《济南战役》画作局部,主创人员:李福来、晏阳、李武、曹庆棠)


1950年2月28日,当时的济南市政府下令拆除老城墙,自此揭开了大规模拆除城墙的序幕。最初拆除的是残存的城门及城墙最外面的青砖,这个工程断断续续的持续了十多年,残存的土墙直到上世纪六十年代才清理干净。



(人民解放军突破济南城垣)


在那个年代,济南旧城墙之所以在无甚争议中被拆除,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历经“五三”惨案和济南战役的炮火,已经变得千疮百孔,和城楼巍峨的北京旧城墙难以同日而语。



(解放阁)


为了纪念济南战役,老城东南角一部分城墙台基,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拆城墙时特意被保留了下来,作为“解放阁”基座,重加修砌,后于1986年10月正式建成解放阁。



3

文革时期


1966年11月,红卫兵五大“领袖”“之一的谭厚兰到达曲阜,带领众人铲平孔子的坟墓,捣毁孔庙中的泥胎塑像。又一轮的破坏拉开序幕。




(以上两图为谭厚兰等人在破坏山东文物)



济南千佛山后的黄石崖造像

主洞窟内的石佛,佛头已在文革中被破坏




济南长清区圣佛洞石窟造像

洞内佛像,破坏较严重




济南玉函山造像

彩绘造像,虽然头部大都被毁,但身上的彩绘保存较好


以上两图为大明湖成仁祠院内的对比图

上图石亭在文革中被毁,下图是现貌



上图为中山公园内何宗莲纪念碑

“文革”期间,纪念碑被毁

(小编曾专题论述过何宗莲,详情请进>>>)



4

90年代以后


联合国《人权宣言》明确指出:“城市的可持续发展,应包括社会、经济发展,文化遗产保护,环境保护等全面发展。”但是随着城市建设的提速,一台台推土机无情地铲去了承载济南历史和文化的文物古迹。


铭新池,原址位于济南市经二路纬三路路口,1933年建成,1996年拆除。



济南隆祥布店,原址位于济南市泉城路西首,建于1935年,1993年7月拆除。



济南宏济堂总店,原址位于济南市泉城路中部,院东大街23号,建于1916年,1996年拆除。



芙蓉巷老照相馆,原址位于济南市芙蓉巷东头,建于1931年,2001年拆除。


济南百货大楼,原址位于济南市泉城路中部,泉城路264号,建于1955年,2008年拆除。


中国电影院,建于1954年8月,原址位于经四路与顺河街路口,2009年被拆除。



原津浦路济南老火车站,始建于1908年,1992年拆除。


济南老火车站,一座里程碑式的建筑;拆除济南老火车站,也是一桩里程碑式的事件。在小编看来,城市是高层次的自然与人文结合的产物,一座城市仅有蓝天白云青山绿水是不够的,和谐的文化环境才是城市的灵魂。而今,济南现存的建筑已经很少了。我们这个时代丢失的,是老房子这样的实体,是对自身历史的记忆,还是对那段文化的尊敬?


微信公众号“老济南文化传承者”原创整理(偶乃客先生对本文亦有贡献,在此谨致谢意!)


如何免费订阅?

长按下边的二维码,点击菜单“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快速关注微信公共号“老济南文化传承者”,轻松阅读大量历史人文类的原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