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寒风中与春天相遇

清平世界2018-06-04 09:12:12



「加公众号wxqingping查阅往期精彩」

文学世界 | 摄影天地 教育之窗

文|鲁先圣

编辑|清平世界




在寒风中
VOL ❤

与春天相遇
(☆_☆)


今年与往年不同,正月初七就立春了,也就意味着过完年的时候我们已经实实在在地是在春天里了。不同的是,过年的时候,还是很冷,到处冰天雪地,没有丝毫的春天温暖的气息。


尤其是今年,持续几个月的几乎笼罩在整个中国上空的雾霾,把人们的好心情都赶跑了。看着这让人窒息的空气,人们都在渴望:春天咋还不来呢?阳光明媚的春日哪里去了呢?


就是在这个周,还没有出正月,对于中国北方广大的地区来说,按说还应该是属于冬天的日子,春天像羞涩的喜娘一样,悄悄地,一点一点就来临了。



我从写作间里走出去,走到郊外的旷野里去。果然,路边的迎春花已经露出了一簇簇鹅黄的蓓蕾,“嫩于金色软于丝”。


那泥土中跃跃欲出的小草,正在等待着“春风吹又生”。而一枝枝梅花正是含苞待放,从山里流出的小溪里,清澈的溪水正淙淙流淌。


我想去山坡上挖苦菜,正给果树剪枝的果农说,还要有两个周才能行呢。果然,我在山坡向阳的一面仔细搜寻,发现,苦菜才刚刚露出一点小小的嫩芽。



今年过年后就立春,立春是从天文上来划分的,而在自然界、在人们的心目中,春是温暖,是鸟语花香的季节;春是生长,是开始耕耘播种的好时光。


立春之后,尽管天气还是寒冷的,但是,明显地感觉到白昼长了,太阳也暖了,小春的油菜抽苔了,小麦开始返青了。虽然偶尔还会有“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的景象,但是,春天的气息还是一点一点来临了。



我的少年时代是在故乡鲁西南的乡村里度过的。每年的这个时候,脱下了厚厚的棉衣,换上薄一些的衣服,挎上一个草筐,就与伙伴们一起到麦田里去了。


麦田里有鲜嫩的荠菜,有刚刚露芽的苦菜,都是可口而有营养的野菜呢。它们就生长在麦垄里,被返青的麦苗覆盖着,需要细心的寻找才能够发现呢。


在麦田里,我们边挖野菜边玩耍,还唱歌,做游戏。我在一个上午,总是能够挖到一筐的野菜,回到家里,母亲用它们蒸成面团,并做一锅野菜汤。


这个时候,父亲就一定会说:又吃上新鲜的野菜了!父亲接着会说:什么佐料都不放,也是鲜美无比呀,这是春天的消息!



千百年以来的中华文明,是以漫长的农耕社会为主要特征的。大自然以一年为一个周期,分为春夏秋冬,人们的生产也是春种夏养秋收冬藏,生活的节律与生产的节律一致,上一个周期过去,下个周期开始。


而春天,正处在两个周期的中间临界点上,是前一个周期的结束,又是下个周期的开始,因此,这个季节每年就担当了重要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使命。


一个自然和生命的周期结束了,不论是成功者还是失败的人,过去了的都已经无法挽回,大家又重新站在了一个起跑线上。


同时,也可以认为,特别是对于上一个周期中失败的人,生活又给了他重整河山、重新再来的机会。而对于成功的人来说,也是再上新台阶的起点。



本来是一个普通的时间概念上的季节,由于被赋予了这样的意义,它在人们的心目中自然也就截然不同了。


任何人都难以掩饰自己对春天的盼望,难以掩饰自己迎接春天的心情。春天的雪,过后就是明朗的天空,空气中就是野菜的香味,温度也会立刻升起来。


因为,所有的山川,所有的树木,所有的花草,所有的河流,所有的鸟儿,都在排队等待着登场表演呢。



鲁先圣 书

鲁 先 圣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教育部十一五课题文学专家,《读者》《青年文摘》《意林》《格言》《特别关注》等杂志签约作家,《北京青年报》《济南时报》《燕赵晚报》《晶报》《生活日报》《当代健康报》《警刊》《西部商报》等报刊专栏作家。

作者简介

长按或扫描二维码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