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许淇先生

沙河文艺2017-12-09 10:53:11

沙 河 文 艺


1

辽阔/马端刚

——悼念许淇先生


大海辽阔,草原也同样辽阔

你放下了它们,像一朵阴山上的云

落在了北方的森林

其实我们不在乎从哪里与你相逢

在乎的是此后的秋天没有了你

从江南到塞北,接近黄昏的光芒暗了下来

白昼离开,黑夜降临

在自己的灯下,蚕开始吐丝

开始梦想拥有鹰的翅膀


从滚烫到冰冷,眼眶里盛满了你的影子

疯了的太阳,带着你安静地离开

此刻,草木匍匐

交出了果实,交出了良心

颂祷的声音回旋在黄河两畔

每一枚汉字,透过隐约的晨光

穿越雾霾,穿越鸟鸣,草原的精灵

向意象的包克图传递着深情的凝眸

将人生熬制,将秋草点燃

在寒露的夜晚喊醒最后的苍凉


当余音悄然遁去,大地沉寂

荒草中的往事,湮没了一个人的夜晚

时间的缝隙里,云卷云舒

阖目的你,笔端的露水安静而慈祥

这时才知道,漫长的一生终将远去

夏的绚烂,秋的静美

在树下一年年成长为一颗高贵的灵魂

在孤独中找寻,在希望里燃烧

丁斌,包头钢铁学院“聚华文学社”创办人,呦呦诗社成员。现居济南。

许叔,我在济南送您

——丁斌


千佛山下

我点燃一支烟

今天是九月九啊

风  有些冽


老父亲等待手术的眼

浑浊着

——那边的老人

还剩哪些?


上午传来的消息

真是一股寒潮?

您怎就不能等一等

再过一个老人节?


您点燃的《第一盏矿灯》

从未熄灭

您吟唱的《北方森林曲》

还未停歇

我想着您温和的笑

还想看您的画笔

点染世界


重阳节

身边这座小山

我却不想登上去

我不想站上去

眼望西北

为您送别


掏出怀里温热的蒙古王

这是我久存的思念

许叔,少饮一点

您,歇一歇


注:作者父亲丁尔纲是许老的老朋友,作者在包头时得到包括许老在内的诸多文坛前辈关爱,许老走了,不胜唏嘘。写一小诗,聊寄情思。

2

主编:越慧贞

编辑:大    猫

扫描二维码,关注更多精彩~